不管男友的要求有多么离谱,至少有一件事情确定了。

那就是,今年易浩彦的生日还是得提前一天过。

2012年11月10日,星期六。

正好也是个休息日,恩菲这一次可不想像上次那样只是趁着练习的空隙跑出来和男友过生日了。

她安排了很充裕的时间。

反正明天商演的歌曲这几个月跳了无数遍,今天不练习,明天演出也没问题。

说起来,从2010年开始正式交往,到今天已经两年多了。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从一开始单纯的校园情侣,慢慢发生了一些变化。

倒不是感情出现了什么问题。

是生活方式变了。

单纯的学生时代,不用为生计担心,每天只是按部就班的学习和练习。即使练习生竞争激烈压力大,偶尔还要打工赚零花钱,女孩并没有真正感受到现实生活的压力。

一秒记住https://.vip

虽然有时候也很辛苦,可更多的是一种生**验。

直到进入高年级以后,易浩彦实习和兼职的活动越来越多,恩菲自己伴舞的活动也逐渐增加,两人虽然还是学生的身份,但在学校里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虽然还有一年才会正式毕业,但两人其实都已经渐渐开始参与社会生活。

只有工作了,进入了社会,才真正体会到了父母的不容易。

最大的感受就是生活的重心变了。

以前上学的时候,所有东西都是固定的。

上课、练习、打工、每天都是按部就班,生活的重心很稳定,到时间做事就可以。完成了那些事情,就可以自由自在地支配时间,享受生活。

可现在,恩菲感觉自己生活的重心明显偏重到了工作上,其他的事情都要为这个让路和妥协。

易浩彦也因为实习的事减少了上课的时间,两人见面的时间相比以前其实是减少了。

连续两年没能和在男友生日当天一起庆祝只是这种变化反应出来的一个小现象罢了。

除此之外,职场的压力,复杂的人际关系,**裸的利益争夺,都让女孩感触颇多。

即使她只是个未成年的女孩,许多事情其实还没有真正经历,但是耳濡目染中,已经体会到了生存的艰难。

不过,恩菲很庆幸这种生活方式的变化并没有影响两人的感情。

虽然见面时间变少了,但是感情一点都没有变淡,甚至还因为不能经常见面而更浓烈了。

而且生活方式的变化也不是没有好处。

最直接的就是,赚钱。

就以恩菲来说。

伴舞虽然收入微薄,但是相比打工还是很不错的,特别是跟着Girlsday这样有些名气的组合,作为固定伴舞,商演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女孩现在虽然不像以前一样有很多时间打工,但是积蓄不仅没减少,反而还增加了。

这些钱虽然不多,可用来负担日常零用和偶尔的花销完全够用。

比如:这一次的生日蛋糕。

这就是易浩彦的第一个要求,让恩菲给买一个生日蛋糕。

这个要求当然很合理!甚至他不说,恩菲都准备做。

易浩彦喜欢吃巧克力蛋糕,所以每年生日都是准备这一类型的。

今年因为愧疚,也因为自己手头更宽裕,所以恩菲特意挑选了巴黎贝甜的生日蛋糕。

这是一家从1988年就开始在韩国做蛋糕的本土品牌,目前算是韩国一线品牌,价格可不便宜。

对还是学生的权恩菲来说,这样的选择可以说是完全诚意满满。

因为是周末,街上的人很多,女孩提着蛋糕,顺利地来到了约定的地点。

盆唐线首尔林站5号出口附近的一家西餐厅。

地方是易浩彦定的。

恩菲一度对于这个安排有些异议,因为即使是平价的西餐厅,平价每人接近20000韩元的消费也算有些小贵了。

他们毕竟还只是高中生而已。

但是易浩彦有自己的理由。

“恩菲呀~我们正式交往两年多快三年了。这是我们一起庆祝的第三个生日。”

看着女孩因为自己之前有些直白和荒唐的理由而通红的小脸,少年的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而缱绻,似乎陷入了某段温馨的回忆。

“2010年你第一次陪我过生日,是我到韩国之后第一次有人陪我过生日,而且也是人生中第一次有女朋友陪着过生日。”

“呵呵~很有纪念意义吧~”

易浩彦的眼睛里含着笑意,柔软的表情藏着某种触动人心的感动。

恩菲愣住了。

“第一次你还是偷偷瞒着我准备的,其实当时我大概猜到了,只是没有说破。我也想看看,这么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究竟会准备什么呢?”

少年的声音娓娓道来,如同树叶间隙透过的缕缕阳光,温暖而和煦。

“结果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

“那时候你还没有开始伴舞,没什么积蓄。所以除了买蛋糕,也没有多余的钱去订餐厅。于是你拜托了当时打工的面包店老板娘,请她安排了店里的一张小桌子,让我们有地方可以庆祝生日。

“那张桌子在店面的角落里,很小,地方也很狭窄。可那是我人生中过的最开心的一次生日。蛋糕很好吃,气氛很温馨,恩菲你很美很可爱。”

易浩彦就那么直直地看着权恩菲,好像在打量她,又似乎在看那个两年前的可爱少女。

恩菲眼睛微微有些泛红。

“2011年,你开始伴舞了,逐渐变得忙碌了很多,这一年的生日,公司安排你参加前辈的舞台演出,所以没办法和我一起庆祝。你当时有些沮丧,但是我并不在意。”

少年回忆着当时的情况,有些好笑。

“当时小姨家里也安排的生日当天的活动,其实我也没有时间陪你一起,于是就决定提前一天庆祝。可你当时为了准备舞台,练习很忙碌,于是只能趁着练习的间隙溜出来庆祝。

“那天很冷,我带着蛋糕,在你们公司附近的便利店里等着,等你出来。”

说到这一段的时候,少年的眼神有些荡漾,仿佛记起了什么印象深刻的画面。

“你是一路跑出来的,满头大汗,穿着练习时候的T恤和卫衣,当时衣服都汗湿了,贴在身上,卫衣又没有扣好。跑过来的时候……啧啧……那风景……我都看呆了~”

“莫呀!你就记得这个!”

刚才还很感动的恩菲听他说起这个,刚刚平复的红霞又爬上了脸颊。

她啐了一口,狠狠地呵斥这个不正经的oppa。

“当时真的就是那样,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

易浩彦嘿嘿地笑着,笑容看起来有些可恶。

“你当时时间很紧,但还是要求严格按照流程来庆祝,点蜡烛和唱生日歌一个都没少,吃完蛋糕,还磨磨蹭蹭地舍不得走,被我再三催促才回公司。”

少年的话里有调侃的味道。

恩菲不好意思了。

她的确很讲究仪式感,有时候会有些固执。

“那一次的生日,时间很短,地点也就是便利店里的小桌子,完全谈不上什么精心准备,但我还是很开心。”

“因为我们都成长了。”

易浩彦看着权恩菲,认真地说。

“相比一年前,你得到了伴舞的机会,我也找到了综艺实习的工作。和普通学生相比,我们都朝着自己梦想走近了一步,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开心的吗?

“所以今年我更不会纠结庆祝时间的问题。因为这一年,我们又变得更好了。

“恩菲你第一次参加了电视台的打歌节目,成为了固定伴舞,而我参与的电视剧也取得了很棒的成绩,《请回答1997》啊!历史级别的电视剧,oppa虽然只是实习生,可现在也是有点收入的男人了啊~”

前面本来还有点感人,说到后面易浩彦的画风又变了。

“这种西餐厅虽然对学生来说有点贵,可oppa也是有收入的男人了,我们吃得起!

“这三年,我们过生日的地方从打工的面包店,到便利店,今年终于有实力订一个不错的餐厅了,这难道不是值得庆祝的事吗?”

“哈哈!莫呀!oppa!”

恩菲被男友无厘头的样子逗笑了。明明感觉有点不对劲,可又觉得他说得没错。

一时不知道如何反驳,索性就依了他。

成年礼的生日,的确值得纪念。

既值得订好一点的蛋糕,也值得选好一点的餐厅。

oppa说得没错,每一年,我们都在进步和成长。

希望以后会越来越好。

———————————

注1,见2010卷,第一百五十五章《甜甜的蛋糕,甜甜的你上》

注2,见2011卷,第二百二十六章《提前一天的生日》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