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兄怎么这么快就能出来活动了,回去没被罚?”牧恒本以为孟旭阳至少得被关个一年半载的,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出来鬼混了。

“一言难尽呐。”孟旭阳苦大仇深的表情,看起来甚是凄惨。

“那就慢慢说,我有时间。”牧恒对孟旭阳的那点破事,还是有那么一点八卦的。

“额..”孟旭阳诧异的看向牧恒,心中腹诽你丫是不是没学过语文,听不懂一言难尽的意思?

“咦,洛师妹,你怎么也不跟为兄说句话?”孟旭阳不想跟牧恒说家里乱七八糟的事情,便找着旁边一直当自己不存在的洛云锦说话。

“哼,我不想跟孟师兄这种人渣说话。”洛云锦看都没看孟旭阳一眼,嫌弃的表情顿时给孟旭阳带来亿点点伤害。

“云锦师妹,为兄也是有苦衷的啊,不得已而为之啊。”孟旭阳浮夸的样子,直看的牧恒想笑。

不过说起来,师妹还真是好-性情,这般不留情面的揭孟旭阳的伤疤,过瘾。

“再有苦衷也不能祸害人家女子。还有,你离我师兄远点,要是敢把他带坏,我饶不了你。”洛云锦严肃的模样十分的可爱,边说还边将牧恒拉开,避开孟旭阳的影响范围。

“嗯,听你的,师妹。”牧恒此时可得明确表明态度,跟人渣保持距离。

正当牧恒三人相互较真的时候,又是一队来人,从天边出现,由远及近。

“赵师兄,充师妹,背后说人坏话可不好。”天边一道青色的人影慢慢变大,伴着这道身影之后,乌压压一大片全是人。

“上清真教的来了。”孟旭阳口中说道。

牧恒心里也猜到是上清真教的,自己以前没见过,也就不便发言了。不过,上清真教的弟子不同于太清道宫,上百弟子穿着各式各样,身材也高矮不一,却无一不散发着凌厉的气息。

上清真教的人组成的队伍,牧恒看着像是一把锋利的仙剑,浩浩荡荡的声势远超太清道宫。

“好强的阵势。”牧恒从未见过这般锋芒毕露的队形,心中奇怪这上清真教都是一帮什么人。

“这不奇怪,上清真教执着于剑,全是一群偏执的剑修,恣意张狂,一点也不含蓄。”孟旭阳这副嘲笑加不屑的嘴脸,将他心中对上清真教的嫌弃展露无疑。

“剑修?”牧恒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只修剑,尊崇一剑破万法。”孟旭阳显然要比洛云锦懂得更多一些,所以此时牧恒的问题只有他在回答。

“那为首之人是谁?”牧恒目光虽然一直在寻找上清真教的圣子,也就是叶轻音的对手,但目光的焦点总是无意的被那为首的剑者吸引。

“那便是上清真教的教主,封元得,三才镜剑修,与贵宗宗主以及我们太清宫的宫主一般修为。”孟旭阳接着说道。

“都是三才镜啊。”

“尽管都是三才境,但实力是有很大差距的。”牧恒也知道实力上有差距,但怎么看都感觉那剑修似乎厉害一些。

孟旭阳像是知道牧恒心中所想,接着给牧恒普及知识:“若论个人实力肯定是剑修,若是再配合上其他手段,剑修的能耐就被限制的很多勒。”

牧恒闻言点了点头,这就好比剑修是个强壮的大力士,个人实力十分突出,但都是直来直去不通变化,无法借助外界手段。这种情况下,很容易被别人放风筝玩儿死。

长处很突出,短板也很明显。

“听说这封教主,年轻时候曾追求过青道人。”孟旭阳凑到牧恒耳边,表情暧昧的给牧恒介绍着八卦。

“还有这种事?”牧恒像是听到了什么大秘密,这种秘闻也就只有孟旭阳这种滥情种子才会关注。

“你是不是在想,明知道玉清行斋的弟子有门规约束,怎么还会有人追求?”孟旭阳像是有读心术一般,帮牧恒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旁边的洛云锦一直不愿搭理孟旭阳,此时听到这等有关自家师父的过往,也来了兴趣,不动声色的向这边靠拢。

“孟兄睿智。”

“牧兄作为男人,应该明白有句话叫做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强者就是要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才能彰显个人的魅力不是。”

“倒是有些道理。”牧恒也跟着点头。

“所以啊,贵宗的女弟子都是其他宗门男弟子眼中的香饽饽。一个个豺狼饿虎都想将神女拉下神坛,那种体验,难以描述。”孟旭阳一脸向往,似是也曾想过打玉清行斋女弟子的主意。

“呸...”作为孟旭阳口中被趋之若鹜的玉清行斋女弟子洛云锦可就站不住了,啐了孟旭阳一口。本以为能听到什么有关师父的隐秘,却没想到孟旭阳带着师兄聊这等低俗的话题。

“云锦师妹,为兄说的可都是真的。当年令师青道人那可是人间第一神女,追求者不知凡几。多少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至今还有很多追求者为了她终生不娶。”孟旭阳对这等秘闻向来研究的很透,可容不得洛云锦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否定自己。

“哼,算你说的对。我师父若是称天下第二,便没有人敢称第一。不仅容貌冠绝天下,道行更是鹤立鸡群,引得那些粗鄙不堪的男子追随,那是很自然的事情。”洛云锦闻言像是打开了话头,高昂的头颅都快捅破天了。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牧恒虽然也能想象到青道人的不凡,但觉得他们俩人说的太假了。

“牧兄你还别不信,到现在还有人在青道人住处的山下,搭着草庐,以示心意呢,你说夸张不夸张?”孟旭阳一改得意的表情,哭丧着脸回道。

“还有这回事?”牧恒没想到还有事实能证明。

“是真的师兄,你没注意你那竹楼山峰脚下的草庐吗?”洛云锦像是来了兴趣,也加入了讨论组。

“没注意啊,也就下山的两次路过了,没注意有啥草庐啊。”牧恒努力的回忆山下的景象,没发现有啥特殊的地方,更别说草庐了。

“孟兄,你何苦这般凄凉的模样,难道你也?不会吧!”牧恒才注意到孟旭阳为难的表情,以为他也是其中一员。

“呸,他休想。”洛云锦也瞧见了孟旭阳的情绪,又听到牧恒的猜测,愤恨的呸了一口。

“牧兄你想哪里去了!我怎么会....那样....”孟旭阳见他二人这般误会,急忙摇手否定。

“那你怎么这个状态?”牧恒上下瞄了他一眼,示意他可以解释了。

“哎,那山峰下面结草庐之人,乃我太清道宫之人,正是在下的师叔。这一次之所以能这么快出来,是因为我接下了劝他回宗门任务,戴罪立功。”孟旭阳解释道。

“原来如此,我说呢,刚才看你一脸吃了屎一般的表情。”牧恒与孟旭阳越来越熟悉,也不吝给他点带颜色的词。

“师兄,不许说脏话。”洛云锦却不敢放纵牧恒跟着孟旭阳瞎混,这才接触了几回,师兄都开始说脏字了。

“哦哦,听师妹的。”牧恒还是蛮喜欢这种被人管着的感觉。

“说起来倒也十分奇怪,这封教主当年追求青道人未果,如今他儿子又想方设法的想要强娶青道人的弟子为妻。这一门父子俩还真是奇怪呢。”孟旭阳捏着下巴,联系前后的事情,找出了共同点。

牧恒听到这里也有些惊愕,他心里其实一直怀疑对方发动这场赌斗的初衷,按照叶轻音的意思,那是为了道,为了宗门。

但现在从孟旭阳口中道出的观点,牧恒却觉得那圣子想压垮叶轻音的道是基础的目的,更高一个层次得目的是断了玉清行斋的气运,而最终的目的怕是为了弥补当初未能求得青道人的遗憾,甚至可以说是泄愤和报复。

这情敌,怕是来者不善啊。牧恒心中不得不这么想,暗中暗下决心,叶轻音绝对不能输,不管用什么手段。

敢挖老子的墙角,不卸你条胳膊都算我牧恒对不起你。原本只想着坐看叶轻音获胜的牧恒,此时决定参与进去,给这圣子留下点深刻的印象。

来而不往非礼也!

“哼,这父子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不是。”洛云锦听了孟旭阳的话无比的气愤,便连着孟旭阳也一起骂了去。

“这关我什么事?”孟旭阳对这无妄之灾也是无力争辩,谁让留给人家的印象太差呢。

“家里已经有了四位妻子,坐享齐人之福,将我们女子欺负到家了,还在外面沾花惹草,不骂你骂谁?”洛云锦瞬间变成正义的化身,嘴里也厉害了许多,说的孟旭阳张口无言。

“孟兄,那上清真教的圣子是哪一个?”牧恒总觉得那些站在冰层上一动不动的剑修们都差不多,男男女女都是一副“别惹我,惹我我就打你”的样子,赤果果的一群“装-逼-犯”。

“喏,就是那个,站在封教主后面,身穿黑衣的高瘦男子。”孟旭阳指着封元得身后的一个青年人说道。

“孟兄指的是鼻孔朝天的那个?”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