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跑皇妃是个狠角色 第165章:时光知味

作者:似风轻 分类:言情文学 更新时间:2022-09-24 18:40:48

“朕近日身体抱恙,移驾文澜宫养病,朕之三子,晋王宫昀傲,文韬武略、秉性纯良、恭俭仁孝。上敬天地宗亲,下爱护天下子民,忧国思计,振朔朝纲,可委以重任,为安社稷,立三子晋王宫昀傲为太子,朕静养期间,朝务托于太子决断,文武诸官当竭诚辅佐太子,钦此!”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一纸诏书胜过晴天霹雳。

群臣山呼“万岁”,起身,看到御座上的天子端坐如旧,心思百转千回,看来,皇上还是舍不得将皇位传给三子啊!

群臣目光纷纷望向宫昀傲的背影,他淡然地接过圣旨,低垂着眸,面上沉静如海,无半点波澜起伏。

事实上,他并不在意这个太子之位,甚至父皇封谁、立谁他都不那么在意,因为,他要的是整个天下。

从沁曦院的月亮门穿过去,两边冬竹青翠挺拔,池水叮咚,鸟声不绝于耳,顺墙而爬的蔷薇花早已落败,没有了弥漫满园的扑鼻花香。

沿着石板路一路走到小憩于林中的雅亭,风尘正悠哉地坐在那喝着香茶,舒窈微微一笑,这小子还挺惬意。

“干嘛呢?”

风尘闻声看去,面上露出一抹笑,“老大,你来了?!这大中午的是来蹭饭的吧!”

“对啊!我想吃你做的饭了。”舒窈款步而来,坐在雅亭的石凳上,为自己倒了一杯香茶。

风尘将切好的水果推到她的面前,促狭道,“这家伙的,蹭饭也蹭得理所当然。”

“来我弟弟家蹭饭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舒窈呷了口茶,回得理直气壮。

风尘拄着头,嬉皮笑脸地问道:“好,想吃什么?点餐吧!老弟给你做。”

舒窈想了想,道:“嗯,想吃烤猪蹄、芙蓉虾、糯米藕片,对了,你上次腌了腊排骨也来一份!”

风尘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么多,吃得完吗?小心撑爆你的肚子。”

“吃得完,还有本殿。”这时,传来一声性感动听的男人低音。

两人同时回头,恰好看到宫昀傲颀长的身姿阔步而来,舒窈眼含笑意,轻唤:“三哥!”

“太子殿下!”风尘马上起身,迎了上去。

宫昀傲落座,舒窈问道:“三、太子殿下,你是不在监国吗?应该很忙才对,怎么有时间出宫?”

宫昀傲接过舒窈倒来的茶,缓缓地道:“是很忙,正好出宫办点事,所以顺道来看看你。”

立于身后的子陌见主子这样说,差点笑喷,哪里是出宫办事?宫里忙得不可开交,你看哪个太子监国经常出宫的?

舒窈应道:“哦!”

风尘看破不说破,他无声奸笑,看了二人一眼,说道:“二位先候着,一会儿就有得吃了,我先去准备,你们聊着。”

宫昀傲凝望着她,道:“窈窈,这次宫变幸好有你,如若不然,父皇救不出,便不能为我申辩,宫肇苌恐怕已经成了。”

舒窈嫣然一笑,推迟道:“不,这一切都是太子殿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还有就是民心所向,也应了天时地利人和,我可不敢领功。”

宫昀傲笑意微敛,低低道:“窈窈还是叫我三哥吧,你这样称呼我,我很不适应。”

舒窈闻言,不卑不亢地道:“万万不可,您毕竟贵为太子,这样称呼于礼不合。”

宫昀傲反驳:“这又不是在朝堂,你我私下里不用那么拘礼,而且,若是真较起真儿来,你和风尘刚刚见了我也并没有行礼,怎么,我还治你们个大不敬之罪?”

舒窈略显尴尬,还想再说些什么,“刚才…可是……”

宫昀傲不容拒绝地打断她,“好啦!没有可是,三哥不喜欢你这样拘谨的样子,还是如以前一样随性洒脱,唤我一声三哥,不许驳我,嗯?”

事实上,舒窈的心里已经动摇,感动莫名。

毕竟,宫昀傲为王,为太子以后,每每见她都是以我自称,丝毫没有一个作为皇子、王爷、太子的架子,反而对她格外的特殊。

而这份特殊,令舒窈受宠若惊。

见他如此执着,舒窈无可奈何一笑,“好吧!”

见她应允,宫昀傲心中一喜,他转身朝身后的两个随从眼神示意。

“对了,父皇病情好转,窈窈功不可没,父皇特地让我送来了一些赏赐,都是些金银珠宝,还有一些首饰、绫罗绸缎和几处不错的庄子。”

随从倾身一恭,捧着首饰盒、绫罗绸缎和一张单子递到了舒窈的面前。

一堆赏赐摆在眼前,舒窈虽是喜出望外,但还是禁不住傻乎乎地问道:“都是给我的?”

宫昀傲轻笑出声,戏弄道:“怎么,嫌少了?”

“哪有!”舒窈憨憨一笑,“不少、不少,给多少是多啊,够了,帮我谢谢你父皇。”

“好。”宫昀傲凝着她的眼睛,道:“窈窈,把手伸出来。”

不等舒窈反应,倏然间,他牵起舒窈的小手,将一方帕子覆在了她的手腕上,随即一股冰凉的触感爬上了她的手腕。

舒窈定睛一看,天!好漂亮的三彩玉镯啊。

腕上,三彩玉镯有“红、绿、紫”三种颜色,而且三色分布适当、色泽鲜艳,是当之无愧的极品手镯。

“近日,得了一只极好的玉镯,窈窈肤白,佩戴起来必然十分的好看,三彩玉镯的好在于它的稀有和美好的寓意,你戴着最合适。”

“三哥,一看这玉镯就极为珍贵,我不能收啊。”舒窈虽感动,但也不能随便收下别人的礼物,她刚想脱下来,却又便被宫昀傲按住。

宫昀傲的眼底透着清澈与温和,“窈窈,你助我军运送粮草,又助我返京,阻止了一场宫变,就当是我答谢你的礼物吧!”

舒窈再次拒绝,“可是,你的父皇已经赏我那么多好东西了,我怎可再收三哥的礼物呢?”

“父皇是父皇的,我是我,你宁愿收皇上的赏赐,也不愿收下三哥的作为答谢的礼物吗?这是何道理?”被拒绝的滋味,每每很难吞咽,有时候,他甚至怪她太通透。

舒窈面色一红,有些难为情,“我……不是这个意思……”

宫昀傲的语气不容拒绝,霸道地说道:“不是这个意思就戴着,永远都不要拿下来。”

舒窈苦笑不迭,怨怼道:“三哥,哪有送东西还这么霸道的?”

宫昀傲带了一丝丝愠怒,“对你,就得霸道些,如果不想要这玉镯,就是不想认我这个三哥,你自己看着办吧!”

舒窈一听,顿时头顶三根黑线,她吐了口浊气,支吾道:“呃……”这个男人还真是霸道起来蛮不讲理。

“好吧!我收下了。”舒窈无奈一笑,道:“也不枉我辛苦一场,得了个稀有珍贵的宝物,这下,总可以了吧!三哥不要生气了。”

见他紧皱的眉,愠怒的脸,舒窈最终还是妥协了。

她反复端详着手镯,嘴角漾起一抹淡淡的笑,“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三哥,这玉镯很好看,我很喜欢。”

宫昀傲脸上渐渐舒展开的笑意里带了几丝宠溺,“千万别和三哥客气,窈窈喜欢就一直戴着。”

话音一落,便听到风尘喊道:“开饭啦!”

随后,舒窈命珍珠将桌子上皇上赏赐的东西做好盘点入了库,这边,下人将数盘美味佳肴端了上来。

阵阵饭菜香勾得舒窈的馋虫都要出来了,“好香啊!”

“那当然,你老弟的饭菜何时做得不香过?你看,还有你爱吃的椒盐排骨呢!”风尘献宝地说着,把舒窈最爱吃的菜放在了她的面前。

见到美食,舒窈眉开眼笑,“你都不知道,我早就饿了,最近,肚子里缺荤腥。”

风尘笑道:“怎么,舒老爷子虐待你了?”

舒窈随口闲聊,“那倒没有,就是规矩太多,不如这里随意。”

风尘凝了她一眼,有些心疼地说道:“那肯定的,官宦家庭,规矩一板一眼,着实看着难受,像你这样不拘的性格哪里受得了?还是老弟这里舒畅,有个家样。”

“那必须的!”舒窈将一个空酒杯摆放在宫昀傲的面前,道:“所以,你老姐我三不五时地过来蹭饭。”

宫昀傲眸中泛起一丝心疼之色,“窈窈辛苦了!一会多吃一点。”

“嗯!好。”

舒窈为宫昀傲填满了酒,缓缓举杯,道:“三哥,借此机会,窈窈祝三哥苦尽甘来,复立太子之位。”

“是,祝太子今后的路都畅通无阻。”风尘举杯恭贺道。

“谢谢尘弟。”宫昀傲仰头而尽,喝了杯中酒,而后,他缓缓地开口:“窈窈,这太子之位,你觉得三哥很在意吗?”

舒窈放下酒杯,深深地凝向他深不见底的黑眸,说道:“三哥,你信吗?在我看来,三哥并不在意这太子之位,三哥的心中丘壑万千,你之所想,是整个天下。”

面对她直爽坦率的性格,澄如清水的明眸,宫昀傲独有的、含着丝丝笑意的低沉磁音缓缓而出,“还是窈窈了解我。”

他喜欢的女人,于细微之处流露出不俗的才华和与洞察力,还有令人神魂颠倒的盈盈笑语,举手投足间的风情万种,只怕是女子也会动心。

说话间,宫昀傲将一盘拨好皮的虾放在了舒窈的面前…

舒窈低眸一看,整盘的虾都落入了她的碟中,三哥如何得知她爱吃虾却不爱剥虾的?想到此,她不由得嘴角上扬起一弯弧度,“谢谢三哥,你也吃。”

“你多吃点,这段时日跟着三哥一路腥风血雨,舟车劳顿,也是辛苦了。”他话音缓了缓,又道:“下次,三哥带你去吃这京城里最好吃的美食,你一定会喜欢…”

舒窈伸筷夹了一只拨好的虾放进嘴里,咕哝道:“是什么?”

宫昀傲为他又布了一碟子菜,说道:“秘密,下次出来,三哥再带你去吃。”

风尘暗笑,这太子还留一手,万一老大自己去吃了,还有他什么事?

宫昀傲见风尘的目光紧随着他的筷子,后知后觉地夹了块排骨递到他的碗里,风尘眼疾手快,手上的筷子一挡,揶揄的开口:“哎?不要给我夹,我不会见外的,我手可没残。”

此时,他只感觉自己是个电灯泡,还是上千万瓦的。

舒窈侧头,目光瞥向他,冷幽幽地道:“你的意思是我见外,我手残?”

风尘扒着碗里的饭,嘿嘿一笑,无辜地道:“呵呵!老大,我就是被你们的狗粮给喂饱了。”

舒窈白了他一记,“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