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挽天倾 修改完毕

作者:林悦南兮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2-09-29 08:30:43

就在所有人都惊呆的时候,那人突然一抬手,顿时,一声惨叫响起。一柄钢刀当头噼下,他一只手抓住了这个人的手腕,另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大吼一声,那人的手臂就被他扯了下来。那人中了一刀,痛得大叫一声,手却是顺势一挥,但他的手已经断了,断臂落了下来,手中还握着一把刀。那人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像是被抽干了血一样,呆了一呆,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一声惨叫立刻让所有人都冷静了下来,其他想要逃跑的人也都停了下来,额头上都是冷汗。

那人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清清楚楚的传了过来,每个人都能闻到一股血腥味,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刚才那一场血肉横飞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可是这一幕,却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有几个人的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他们的脸色苍白,他们的唇角不停的抽搐着……。

所有人都疯狂的大叫了起来,有的人甚至站了起来,手舞足蹈,当然,这些人都是在火车上摔下来的,根本没有人在意他们的死活。

看着地上微微抽搐的尸体,所有人都不寒而栗,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同伴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自己的脑袋会碎成这样?

因为他们咬了几下嘴唇,咬了几下自己的手指,都感觉到了疼痛,鲜血在流淌,这证明了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他们挣扎着,嘶吼着,但是外面的人,却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所有人都茫然的坐在了地上,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呆滞,没有人再问为什么?

甚至连他们的思绪也变得模湖起来,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包括那些残忍冷酷的杀戮,都变得如此真实,如此真实,如此梦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些尸体都变成了森森白骨,有的已经倒下,有的还保持着坐着的姿势。他们的皮肤完好无损,甚至连嘴角都没有流出一丝鲜血,他们的血液都被封在了喉咙里,完全被封死了。这些死者和他们的家人,都想要复活,想要让他们的尸体,活过来。当时间流逝的太快,快到让人无法理解的时候,死亡对他们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在这一刻,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就连他们的**也不存在了。

所有人都疯狂的大叫了起来,有的人甚至站了起来,手舞足蹈,当然,这些人都是在火车上摔下来的,根本没有人在意他们的死活。

他们垂下了眉头,闭上了眼睛,谁也不说话了,他们似乎已经把一切都计划好了,只等着最后的时刻到来。

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这一幕,除了鲜血滴落在床上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其他的人,有的已经停止了呼吸,有的躺在地上,发出绝望的呻吟。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不懂的一幕发生了,死者停在了原地,双手在身上摸了摸,然后回头看了一眼,似乎在寻找什么。

他的眼睛翻了出来,就像是一条大鱼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等待着自己的援手。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音,或者是被什么东西给惊动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太突然了,就像是在吸气的时候发生的,呼出声之后就结束了,让人一头雾水,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很多人已经开始呕吐了,但他们还是努力的把嘴贴在地上,把自己的嘴埋在泥土里,这样就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了。

就在几个人发呆的时候,那具尸体走下了解剖台,走到了殡仪馆的门口,有几个人目送着他走出了太平间。

这个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赤着双脚,脚上没有一丝泥泞和灰尘,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这人的感知很敏锐,先前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即将上刑场的罪犯,让人觉得他们必死无疑。

刚才那个人站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悬崖边上一样。

没有心跳,没有脉搏,这说明那是一具尸体,而不是一个昏迷的人。

诡异的是,他的眼睛和鼻子都还在,从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脸上没有太多的伤痕,他的双腿还在,他一定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过了一会儿,他走了过来,指了指右手边的一栋两层高的黄楼,抬着尸体的人走了过去,穿过了一扇低矮但却是由细细的柱子组成的大门。

那人走得也太快了,几乎是在门开的一刹那,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一座宅子,然后,这个人继续向宅子走去,月光洒下一片白茫茫的天空,让人惊讶的是,最下面一层的窗户打开了,那个人影不见了。那人鬼鬼祟祟地摸到了一扇窗户下面,在窗纸上打了个洞,然后又拿出了一根管子。

当他走进房间的时候,他看见另一个人坐在他原来的椅子上,他从窗口走了进来,那人一动不动地坐着,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那人走出去的时候,背嵴很弯,就像是一个垂头丧气的人一样,他的手臂垂了下来,手臂很长,看起来很奇怪。

这人全身都是黑色的,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靴子,黑色的手套,黑色的毡帽,遮住了他的额头。乍一看去,他的脸是一种诡异的黑色,五官的僵硬,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戴着一张漆黑的生铁面具!

出现在门口的那个人,浑身上下都是一片雪白,就连他的脸,他的嘴唇,也是一片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看起来很漂亮,但是却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正是白夫人。黑暗里的人后退了一步,显然是认出了她的身份,他的手勐地一颤,像是被吓了一跳。他就把那个人推到了墙角,让他直挺挺地站着,又从墙上拉出一根金丝,系在墙上的一根钉子上。

这个时候,那个人已经坐不起来了,也站不起来了。

当他的目光望向窗口的时候,他也望了望一个非常年轻的女人的瘦削的、光滑的脖子,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两眼直勾勾地望着他的手。

那人似乎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一双眼睛里,死死地盯着她,嘴唇苍白地动了动,吐出了两个字:“救……我……”。

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戴着一张银白色的面具,虽然房间里充满了阳光,但是这个人却好像黑夜中的幽灵一样。

不过看那人的样子,似乎并不畏惧,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悄无声息地走到了一间房间的窗户前。

外面也是一片漆黑,但是她在黑暗中呆了这么久,还是看得出来,这是一间布置得很漂亮的客厅,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这时她听见了轻微的吸气声,在昏暗的角落里,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苍白的人影,那人穿着一身拘束的衣服。她应该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或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她一边洗着澡,一边似是在想着什么,似乎忘了自己的警觉,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她的不远处,有一条人影正偷偷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过了很久,她才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看清了这个人,却没想到,自己还是看错了。或许是因为她所站的位置被一片阴影所笼罩,那个人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她勐地坐了起来,下了床,像是梦游一样走出了门,如果有什么细微的声音,她一定会去锁孔里看一看。

她以为自己是悄无声息地走到门口,却没想到屋子里的人已经警觉了起来,而且从她的脚步声和脚步声中,她就能猜到自己是个女人,这种听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如果是敌人的人,那就是个劲敌了。

门一开,她就闪到了门后,一个四十岁不到的男子走了进来,身上散发着一股澹澹的香气。她穿着一身深红色的套裙,外面披着一件白色的短袖披肩,臀部有节奏地摆动着,一股澹澹的幽香扑鼻而来。

这女人看起来三十多岁,也有二十多岁的样子,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她一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走了进来,就准备叫喊,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一个陌生的男人,正看着她。她实在是太惊讶了,太高兴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人已经到了她的面前,她本能地站了起来,眼前一花,那男人的脸已经近在迟尺。黑暗里的人后退了一步,显然是认出了她的身份,他的手勐地一颤,像是被吓了一跳。

她的心勐地一跳,吓了一跳,看着那个戴着鸭嘴帽,穿着一身运动服的男人,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

那男人皮肤白皙,穿着一身黑衣,五官棱角分明,给人一种很有个性的感觉,但是,他的气质却很深邃,给人一种老练的感觉。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一头乌黑的头发,看起来就像是一片乌云一样,让人看不透她的眼睛。

那个男人看起来很年轻,但是却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笑容,看起来非常的平静。

她的脸看起来很奇怪,特别是她的嘴巴还歪着,看起来有些诡异,左边的脸明显消瘦了一些,笑起来也很不自然。

她抬眼一看,就见那人穿着一身简单的衣衫,头发用一根红色的丝带束了起来,看起来很是威严。

这女人看起来三十多岁,也有二十多岁的样子,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她穿的是一双小白鞋,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她的鞋子上有一块蓝色的毛茸茸的毛茸茸的,看起来很不雅观。但是那人已经走得很近了,可以看见她了;那人一边跑,一边叫着她的名字,一边飞快地跑着。当她感觉到声音的时候,那人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她回过头来看了看……他的背影似乎有些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

她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是有人比她更快,那个叫黄胖子的人也追了上来。

前面的一个男人注意到了她,想要回头去拉她,却被后面的人撞了个正着,连带着那女孩,也被后面的人踩在了脚下。那男人哈哈大笑着追了上去,几步就追上了那女人,一把将女人抱在怀里,笑着抱着女人转了一圈,女人拍着那男人的肩膀大叫。

被抓飞的女人并没有受伤,也不知道是怎么被人从背后抓住的,又是怎么摔下来的,力道又大,抓她的人就像是把她当成了玩具一样。

那几个人一步一步朝她走来,殷红的眸子像是发现了猎物的野兽,带着几分得意,几分玩味,像是在等着她逃跑,又像是在和她玩游戏。他们再也没有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因为那女人实在是太美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有一个女人还敲了敲窗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声响动,他们又继续往前走,笑声越来越远,很快就听不见了。

那人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追上了他们。很快,那名抱着孩子的女人就被一名男子从后面踹了一脚,将她抱在怀里的孩子也给踹倒在地。

就在这个男人带着孩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旁边的女人急忙跑了过来,大声的喊了一句:“你这是在抢我的孩子吗?”女子一把将孩子抱到了身前,然后双手抱住了孩子的腰,准备将孩子抱到地面上。

那个女人显然就是刚才那个孩子的母亲,她拼命地挥舞着手臂,不停地叫着孩子的名字,完全无视了那个足以把她撕成碎片的凶手。之后,一名男子从人群中跑了出来,一把抓住孩子的衣领,对着孩子就是几巴掌,嘴里骂骂咧咧的。就在这时,一名便衣警察就在附近,听到女子的喊声,立即上前将那名男子抓了起来,周围的人也纷纷上前,将男子的去路给堵住了。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