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的韩枫轻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

“有事儿吗?”

而此时的康永健还是觉得难以启齿的样子,最后还是曾正平是不管那个了,忙着是来到韩枫的身边极尽讨好的样子的过来说道,

“韩枫,呃,不,我应该是叫你韩总才对啊!”

“呵呵,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是一个深藏不漏的人呢!”

“你看看,这两天在医馆里面,真的是委屈你了。让你住在二楼的阁楼,还让你受了这么多的累,我们真的是有点过意不去呀!”

“到底是什么事情,有事儿快说,因为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们在这里闲聊。”这种戴高帽的方法,韩枫还是看得出来的,所以,少跟自己来这一套。

曾正平变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是自己昨天还瞧不上的人,现在却是来极尽的讨好,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得劲儿!

呃,不过这可是一次机会,自己说什么也不能放过。

“哦…,是这样的。今天我师父我们两个也是出于好心,去了你的新开的医院看了一下,感觉很不错,也发现了很多的问题,要是与江中城中心医院比较的话,那简直就是差上很多了!”

“所以呢,为了能让你的医院超过江中城中心医院,我跟我师父想好了,决定去到你的医院帮你。”

“呃…,你看,怎么样?”

曾正平知道自己可是说得很婉转了,但是傻子都能听出来,是想着通过韩枫的关系走后门。毕竟人家可是医院的老板,只要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在医院里面的职位随便去选择。

“好啊…!”

“你说的这个问题,也正是我这两天所想的,说得太对了,江中城中心医院的情况我也是有所了解,虽然说人家的医师团队还可以,但是交通以及医疗费用的原因,很多的患者都选择了放弃去中心医院治疗。”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正好可以通过这个优势,把中心医院的患者们都给抢过来,这样的话的中心医院,也就没有那么自大了!”

“嗯…!”听着韩枫对于自己说的想法也表示赞同的时候,这下曾正平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自己真的是没有想到韩枫竟然是如此的爽快。所以曾经与康永健俩人的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对对,韩总,你说的太对了,我跟我师父我们两个也是这个意思。”

此时一边的康永健心里也是扑通扑通的,原以为韩枫会直接拒绝,那样的话,自己的脸面肯定是会没地方放,结果是自己想多了,原来是韩枫也有这种想法。

“呃…,既然是这样的话,韩枫…,呃,不对,韩总。”

“你看看,我们两明天是不是就可以上班啦?”

康永健还有些委婉的样子说道。

韩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可以啊,毕竟是医院马上就要开业了,你们马上去到医院,然后熟悉一下工作,有你们两个高级医师帮忙,医院这边我也就是放心不少。”

韩枫说这话,直接是让康永健与曾正平俩人是兴奋不已,看来还是有关系好办事啊,原以为韩枫是答应了让俩人当医院院长的请求了,所以曾正平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忙着是拿过来了茶壶,为韩枫把水斟满后问道,

“韩总啊,今天的应聘会我们也是看去了,其中有一个叫邹婷婷的,听说是中都康养中心的院长,架子好大啊…!”

“对于我跟我师父的医术也竟然是敢提出质疑,真的是可笑,毕竟是你在医馆里面也看到了,我师父在这一带可以算作是非常知名的医师了。而我又是中都医学院毕业的高级医师,至于咱们医院的院长之位是完全可以胜任的。”

“就算是我比我师父差一点,但是当一个主任医师啥的,也是没有问题的,你说是不是这种情况?”

“哦…,你刚才说的那个邹婷婷啊,他是我的徒弟!”

“至于医院招聘的事情,我今天是交给她了。怎么,你们俩的医术不会是连我的徒弟都没有瞧上吧?”

“呃…,什么玩意儿?邹婷婷是你的徒弟…?”这下的曾正平与康永健两人是吃惊不小,现在的韩枫到底是什么来头啊,竟然是连康养中心的院长都是他的徒弟!

两人都是瞪着大眼睛不停地看着韩枫,现在对于韩枫所说的是再也是不敢怀疑了,青龙集团的老总,康养中心医院邹婷婷的师父,而且医术超群,这都是他们两个亲眼所见到的。

如此的年纪,竟然是就如此的厉害,那么他到底是谁啊…?

看着两人傻了的表情,韩枫轻轻的笑了一下说道,

“没有什么啦,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医师而已,就会给人看病,没有什么大本事!”

康永健与曾正平两人却是撇着嘴,就知道韩枫是在过谦,因为昨天邹婷婷的医术已经是亲眼看到的,竟然是说成是普通医师,啥意思,难道说你还是炼丹师不成吗…?

“好了,我工钱的事情,你们可别忘了!”

“哦,明天医院的招聘会还有最后一天,如果你们想去医院上班的话,就要抓紧了,不过,我想跟你们俩说的是,就你们现在的水平,也只适合当一名普通的医师而已,所以就不要是痴心妄想了!”

说完,韩枫便是笑了一下,去到二楼,简单的拿了自己东西随后是看了一眼患者给送过来的牌匾后说道,

“哦…,这是我的牌匾,我准备把它挂在我们医院里面,所以呢,明天我会派人来取的!”

说完便是笑着离开了康健医馆。

而这时的康永健与曾正平俩人就是傻傻的看着,原以为韩枫会让俩人当医院的院长,或者是医院的高层管理者来着,结果是只是让俩人过去当一名普通的医师,言下之意,如果去晚了的话,恐怕是连医师都没有了!

“么的,这个该死的韩枫,说了半天,结果是跟没说一样!”

此时的曾正平气愤的说道。

而一边的康永健也是非常的气愤,

“小小的年纪,居然不知道尊敬老医师,真的是太可气了!”

“还说什么他的徒弟只是一个普通医师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言下之意,就是咱们连一个普通医师都不如了吗?”

而这时的曾正平也是撇着嘴说道,

“还瞧不起咱们这些当医师的,他以为他是谁啊…?”

“就他这个年纪,他以为他还会炼丹吗?”

“真的是笑话!”

康永健也是撇着嘴,轻笑了一下说道,

“做一个医师容易,想要做一名合格的炼丹师,他也得有那个能力…!”

“不是我说他,没有一个会炼丹的师父去教他,又不是在大门大派里面出来的医师,有几个人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炼丹师的?”

“就他…,呵呵,开玩笑…!”

就在两人因为韩枫没有让他们俩当上医院的院长的事情而嘲讽韩枫的时候,这时医馆的门突然是打开了,就只见门口有一个白胡子的道士走了进来。

这时直接是把康永健与曾正平俩人是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被韩枫听到了,然后又回来了呢!

“韩枫…,你个王八蛋,你给我出来…!”

突如其来的状况,直接是把康永健与曾哥俩人给整懵了,

“呃…,这不是…,广元真人吗?”

广元真人在江中城也是非常有名气的,所以此时的康永健是一眼便认出来了。

不过对于广元真人来说,这小小的一个医馆,自己才是看不上眼呢,对于康永健是谁,自己就更是不知道!

所以此时的广元真人是理也不理这俩家伙,进来便是四下里找韩枫,

“哦,广元真人,你找韩枫那个王八蛋干嘛啊?”

“你有什么事情吗,看看我能不能帮助你,毕竟是我们医馆也是远近闻名的!”

此时的康永健以为是广元真人是来找医师看病啥的,毕竟是医师们互相之间都是有交流的。

哪成想此时的广元真人眼睛瞪得老大,非常愤怒地嚷道,

“么的,你能帮助个**,韩枫那个王八蛋呢?在哪里?这个王八羔子,他…,他偷走了我的炼丹炉…!”

“呃…!”

这下的康永健与曾正平俩人是有些懵了,偷炼丹炉…?

“不会吧,广元真人,我们都知道韩枫那小子,他是有两下子,在我们对面新开了一个医院,还是青龙集团的老总,但是只不过是一个医师而已,他不可能会去偷人家的炼丹炉的!”

“对呀,关键是,他偷了人家的炼丹炉他也不会用啊…?”

这时的曾正平也是在一边嘲笑着说道。

谁知道这时的广元真人更是生气了,怒视着俩人气愤的说道,

“你们俩知道个屁,你们是被他给骗啦…!”

“这个王八蛋,前天用我的炼丹炉来着,我是亲眼见到他炼制出来了好几枚极品丹药,还炼制了固元丹与增元丹,还有……!”

这时的胡广元真人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说多了,就是他们这样的小医馆里面,他们怎么可能会知道增元丹是干什么用的啊…!

“呃……!”

这些已经是够用了,直接是把康永健与曾正平俩人是给惊呆住了,刚才的俩人还在一边笑话人家最多也就是一个高级医师而已,想要炼丹就是开玩笑,结果是人家出手就是极品丹药,这也是太不像话了吧…?

可是广元真人还没完,四下里到处是寻找着,然后是愤怒的说道,

“么的,结果是昨天我的炼丹炉就丢了,不是韩枫这个王八蛋偷去了,还会有谁…?”

现在的康永健与曾正平俩人是对于韩枫又有了重新的认识,只能是用望尘莫及来形容此时俩人的心情了。

不过眼前是应该把广元真人这个家伙给弄走才行,

“不是,广元真人,韩枫这个家伙刚才就已经是离开了医馆啦…!”

“至于你说的丹炉,我们真的是没有看到啊!”

“对,对面的医院就是他开的,要我说,你不如是去到对面看看吧!”

说话之间,广元真人已经是把整个医馆找了一个遍,毕竟是医馆不大,那么大的一个炼丹炉,用眼睛就能看得到。

所以现在的广元真人也是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忙着是气愤地向街对面的医院看了一眼,便是蹭的一下,直接是跃了过去。

呃…!

只看得康永健与曾正平俩人都是懵了,因为他们两个只不过是一个医师而已,炼丹就更别提了,更不用说这种古武高手,都是他们这种人所不能企及的,而这个倒霉的韩枫,竟然是敢得罪天成道院的广元真人,真的是胆肥了!

“这个该死的韩枫,没想到品行极差,竟然是敢去偷天成道院的炼丹炉,真的是够可以的了!”

“哼…,我早就看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堂堂的一个青龙集团的老总,竟然是还会偷东西,真的是太可笑了!”

“呃…,不过,师父,现在的这个韩枫可真的是不简单啊,特么的竟然是竟然还会炼丹,也真的是太不像话了吧?”

“我现在都有点不相信这些都是真的了。”

听着曾正平如此说,此时的康永健也是感慨万千啊,毕竟是如此的年纪,比自己的徒弟还小了两三岁,不过,人家却已经是一个炼丹师了,而且连医术都不知道要比自己的徒弟高出去多少,结果是自己与自己的徒弟二人竟然是还恬不知耻的在这里笑话人家,看来最可笑的人是自己才对!

“呃…,正平啊!”

“要我看啊,当一个医师挺好的,不如我们…,明天就去应聘医师吧,毕竟,这也是最后的机会了。”

现在的曾正平是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师父,没有想到,最先认输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师父,原本是一个在江中城谁也不服的知名医师,竟然是输在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医师手下了。自己的心里是一百个不服气,不过也是没用,因为自己真的是不如人家。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