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乘风一听他们的话,气得浑身发抖!

这两个混账东西竟然说上大学无用!!

“如果我没有大学学历,你以为我能在帝都找一份好工作?”

江野:“那不是大堂哥介绍的吗?”

江乘风忍怒道:“他是提供了一次机会,但我自己没这个学历没这个本事,这份工作我也做不下来!还会给你大堂哥丢人!”

江野:“那也是大堂哥的面子不够……”

江乘风气的又要找回鸡毛掸子还要打他一顿!

但左看右看,刚刚被他丢掉的鸡毛掸子不知道跑哪去了!

“爸妈都希望你们考大学!你们不上大学!你们对得起他们吗?”

他们明明有这个学习天赋!

江野也不是多讨厌读书,只是一想到曾经家里出事时,班上同学嘲讽的眼神,好友排斥疏远的态度,他心里就忍不住涌出无数的反感来。

以前能看得进去的书,现在他不想看,也看不进去!

江兰茵等他们吵得差不多的时候进来了,“大哥,他们已经不小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做什么。

你管得了他们一时,你管不了他们一世,最终还是需要他们自己愿意。

你逼着他们去上重点高中,万一他们跟不上进度呢?

重点高中本来学习强度就高,他们又是复读的高三,没什么让他们适应的时间,老师们抓的都是那些尖子生。

他们进去要是垫底,老师也不会多管他们,对他们的自信心也是打击。”

江篱抿唇,他也确实有这种担心。

以前在学校他和江野都是年级前二十。

谁能想到他们连大专都没能考上。

他现在和小野一样,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学得进去。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太多了,根本没法子静心。

江乘风脸色深沉,语气强硬,“不管你们怎么想的,学校你们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身为过来人,江乘风很明确高中生和大学生之间的区别。

如果他本人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生,如果他没有大学同学这些优良的人脉资源作为底气,他现在怕是一蹶不振了,也会更让本家的人对他们二房看不起。

江乘风呵斥完,怒气冲冲地走了。

江兰茵安慰他们,“我会去劝劝大哥,你们真的不想去重点高中,就去普通高中。

反正我觉得学习还是要开心,只要你们身体健康,开开心心的我就满足了。”

江野大受感动,二姐对他们真好!

江篱也觉得二姐对他们是最无私的,只希望他们健康开心,而不像大哥非要逼他们去读重点高中,去考重点大学!

难道考不上重点大学,他们就不配当他这个名牌大学毕业生的弟弟吗?

江兰茵安慰好两兄弟去找江乘风谈了谈,

“他们已经不是孩子了,他们有自己的想法,你不要逼得他们太狠了,万一他们一个想不开怎么办?”

江乘风没明白过来,“什么想不开?”

江兰茵:“就是抑郁啊!心情不好就容易抑郁,一抑郁就容易想不开跳楼!”

江乘风:“……”

江兰茵:“现在不少人都是被家里人逼得想不开走了绝路,难道你觉得上一个好大学,比他们的性命更重要?”

江乘风:“……哪有这么严重?”

江兰茵:“怎么就没有这么严重?”

江乘风脸色一变,“是不是他们跟你说过什么?”

两个弟弟向来跟江兰茵比跟他更亲近,也更听江兰茵的话。

他们如果真有这个想法,可能是会告诉江兰茵。

江兰茵顿了顿,然后点了点头。

江乘风大受打击。

江兰茵见状,又夸大了一些两兄弟的情况。

江乘风脸色发白,“我好好想想。”

他没想到爸出事和高考失利的事给他们的打击那么大,大到都不想活了……

江兰茵搞定了江乘风又去跟两个弟弟邀功,“我已经说服你大哥了,以后他不会再逼你们上进了!”

“等过些天,你说你们不习惯重点高中的氛围,再想办法转到其他学校。”

两兄弟惊呆了!

“二姐,你是怎么说服大哥的?”

江兰茵当然不会说江乘风是被吓到了,怕他们自杀才不敢再逼他们。

这也就在江乘风面前管用,如果换成江大卫,两兄弟若是想不开,想不开之前还要再被江大卫给打一顿!

江兰茵享受了两人一番崇拜的眼神之后,才提及了自己要说的重点。

江野兄弟再次被震住了!

这怎么可能?

江兰茵以极为真挚的眼神看着他们,认真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真的是江绾偷了我的词曲去唱的!”

“我可以保证那些词曲都是我写的!可是大哥不敢得罪傅青隐,也不敢帮我说话。”

江兰茵嘴唇微抿的紧张样子,落在两兄弟的眼里就是一副隐忍委屈的楚楚模样。

好半晌两兄弟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论理,二姐刚刚帮了他们,他们也该无条件相信二姐的话。

但……江篱也问出了江乘风曾问过他们的话,“二姐,你说她偷你的词曲?她怎么偷的?你有证据吗?”

江兰茵眼泪簌簌地掉,模糊了他们要的证据来强调与事实并不相符的结论,刻意的混淆概念,

“你们也不相信我?你们也相信江绾不会做出这种事?”

她清楚两兄弟比江乘风更讨厌江绾!

他们之前就用蛇和蛤蟆去害江绾!

这次他们亲爱的二姐受这么大的委屈!

他们作为弟弟,怎么可能不帮她狠狠的出一口气?

至于证据……

江兰茵忽然又觉得自己说的或许太过了,“也可能是她被别人骗了,她不知道这些词曲是我写的。”

用‘可能’这种不确定的词汇,她制造出了比事实实际允许的更大的解释空间让两兄弟去怀疑江绾。

“我虽然没有证据证明这些词曲是我的,但我能写出更多的同样的优秀词曲来证明自己。”

江兰茵就不相信江绾能一次性把她的歌全部给发完!

那些没发出来的歌,就是江兰茵证明自己的机会!

“这些事我本来不想告诉你们,你们还是小孩子,让你们知道也只是徒增烦恼。”江兰茵擦了擦眼泪。

两兄弟最讨厌家里人把他们当小孩,也最容易被挑拨做出什么不受控制的事来。

江兰茵做出了她很委屈,但她很坚强,很善解人意的样子,

“你们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把心里的委屈说出来,我已经舒服多了。”

你们最爱的二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们还不怕快去找江绾这个贱人去报仇!!!

夜里,两兄弟睡在各自的单人床上,辗转反复,睡不着。

江野忽然开口:“二姐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是傅青隐帮她抢了二姐的词曲吗?”

江篱:“我觉得二姐是在故意帮我们说话。”

江野不是很明白,既然是帮我们说话自然是故意的。

江篱:“她帮我们说话,再跟我们说委屈,然后想让我们帮她出气!”

江野:“她不是劝我们不要管吗?”

江篱迟疑地说道:“我有次偷听到妈和大哥说话……”

江野等了半天,没听到他继续说下去,便爬了起来追问:“你听到了什么了?”

江篱半晌没说话,又被江野催促一遍才说道:“反正大哥对二姐最好,他都没帮她出头,肯定她不占理。”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