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缔造上古天庭的那些年 157 补天门徒

作者:异地他乡2 分类:武侠仙侠 更新时间:2022-10-01 12:49:25

这‘飞鹤传书’就来的挺突然的,但莫成君只是歪着脑袋想了想,也没觉得有啥不妥。

别人或许不知,但作为莫成君的炼器老师,岳思明自是很清楚,他学习炼器是为了什么,以及想要达到怎样的目标。

且不说炼器入门后,莫成君研究的法器类型就有明显的指向性,就是平时交流时,他也从不掩饰自己的所思所求。

毕竟,就算是别人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没有‘见天地’的能力,没有直视天地灵机的本事,得了成果也是无用。

而岳思明,很显然是上了心的!

他对于‘显微镜’的原理也是不甚明了,但架不住他的经验着实太过丰富,以及有一颗奇思妙想的大脑。

就莫成君来看,纸鹤上给出的材料和器灵诀,就很有意思,是个值得钻研的方向。

更何况,和岳思明接触那么久了,他也知道对方不是个喜欢虚言的人,若是没有实质性收获,也不会直接飞鹤传书过来。

只是,莫成君微微抬头,看了看天色,有些犹豫。

已是入秋,天本就黑的早了,再加上乌云遮月,外面就显得较为昏暗,搭配上肃杀的秋风,总给人一种无尽苍凉的感觉。

“这时间点,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啊?”

只是,这念头在莫成君的脑海中只是晃了晃,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相比有了眉目的科研课题,这天晚了点,算是事嘛?

也不废话,莫成君简单的拾掇了下自己,嗯,别想太多,就是把头发整整,衣服摆弄一下。

他就马不停蹄的出了门去,牵了四耳驴妖,就像门外赶去。

临出门时,薛岭还跑出来问了一声,莫成君也只是摆摆手,打发了他自去修行了事。

然后,在四耳驴妖的‘抱怨’声中,莫成君狠狠的踢了驴屁股,让他跑的快些。

四耳驴妖虽然嘴上不乐意,但身体很老实,骂骂咧咧中把速度提到了最快。

莫成君坐在四耳背上,脑海里还回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些灵材搭配和器灵诀的选用,再配合‘蜀山’中梳理出来的一个个钻研方向,越想越觉得有意思了。

甚至可以说,越是思考,他越觉得这方向的可能性极大,而这更让他莫名兴奋起来。

至于危险?

呃,他还真没对那方面想!

他并非不知道这段时间,外面已经乱套了,有巴陵儿在,怎么也得拉着他好好唠嗑唠嗑。

人皇殒命,九龙夺嫡,几位宫主护着四皇子逃亡云州,以及那位堪比武则天的皇后登临大位,垂帘听政等一系列大事件,愣是让他有种走进历史的错觉。

但老实讲,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和远在云州的星河剑宗本宗又有啥关系?

好吧,其实还是有关系的。

因为,要不是有这事儿,就若离仙子和巴陵儿双双领悟剑道神通这事,就不可能如现在这般‘风平浪静’。

什么?

你问怎么传出去的?

就巴陵儿那性格,他要是不出去得瑟一下,那他就不叫巴陵儿了。

再说了,莫府聚焦了多少目光,根本就数不过来。

而这两位在此闭关一年多,就悟了剑道神通这事儿,本也瞒不住。

要不是九州局势风起云涌,星河剑宗一大半家底都在外面未归,就莫成君现在的家,估计能被真传弟子,甚至那些长老们给堵的严严实实。

擎苍峰的那处秘境,也只能算得上是内门弟子领悟剑意的圣地。

可没能领悟剑道神通的真传,乃至于长老,即使是在星河剑宗,也是一抓一大把。

要是给这些人看到了领悟剑道神通的希望,估计连天痕剑尊这位掌教真君都不一定压得住。

也就现在这情况,莫成君才敢骑着小毛驴在星河剑宗内逛游。

严格来讲,他还得珍惜现在的‘自由’时光了。

今夜秋风肃杀,夜色昏暗,山路极为崎区,但自然阻隔不了大妖的步伐。

四耳驴妖蹄声轻快的走过山道,走下了天痕山,又架起了云头,向着西北边一座名为‘千炼’的山峰飞去。

瞅瞅,就这名字,也知道是炼器堂的风格。

事实也是如此,星河剑宗的七峰虽然占地面积不小,但十万人的大宗门,自不可能就窝在这七座山峰之上。

更不要说修仙问道,也少不了得开垦灵田,设置药园,驯化灵兽,挖掘灵材,聚集地煞等等等等……

这些事儿也不可能都聚在七峰之上。

所以,整个星河剑宗其实是以大荒山为核心,以七峰为主体,又向四方辐射至少千里的广大地域。

而‘千炼峰’,位于宗门西北,本就是一座死火山,又被宗门以**力拘禁地下九条火脉汇聚,从而成就一座地火法池,由此成了炼器宝地。

这一块,自然也就成了炼器堂的总部所在。

又以此地为核心,四周山峰尽皆开辟了洞府,以供炼器堂弟子平时居住修行。

而岳思明作为金丹长老,还是千机阁专属的炼器大师,自也有资格在这里占一处洞府。

就是,他终究不是真正的宗门嫡系,更不是最受欢迎的炼剑师,所以,这洞府就偏远了些。

四耳驴妖驾着妖云,一路风驰电掣的赶路,也不过花了小半个时辰就到地方了。

落下云头,莫成君直接打出传火符通知,不消片刻,岳思明的身影就从洞府阵法中走了出来。

很明显的可以看到,他刚刚正在处理灵材,衣服上就落了不少灰尘灵屑,还有一股子浓郁的火煞之气环绕。

见了莫成君,他也不见外,一脸兴奋的就跑了上来,略带激动的道:“莫师,莫师,就你要得那种效果,我还真找到了方向,刚刚就在炼制。

来来来,我们里面讲。”

莫成君一看他这模样,哪有半分怀疑,直接迈步就往里走,还一边搓着手,激动的问:“若是能成,这一次,岳兄是帮了我大忙了。

你放心,你心心念念的火法神通,我必然给你弄出个完整版的。”

莫成君把自己的胸膛拍的咣咣响,许诺起来半点都不含湖,但就他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这许诺,没一个人觉得他在吹牛。

不过,他还是问:“那个,岳兄,你纸鹤上写的还是太笼统了,有没有炼器的思路啊?

你是怎么想的,给我具体讲讲呗?”

说话间,两人已经踏入了岳思明的洞府,也是在不经意间,岳思明掐了几个法诀,将洞府的阵法催动,禁制闭合。

然后,谈话中,他们已然到了岳思明的专属炼器室。

这里的面积不小,中央是一个不算大的地火池,而临近地火旁的就是一座深不见底的寒潭。

火煞的灼热和深潭的冰寒在这里交织,如此,处理灵材所需的水火洗练之地就有了。

只是,到了这里,莫成君却是一愣。

因为,太整洁了,这里整洁的都不像刚刚有人炼器的样子。

更因为他也算是了解岳思明的,知道这一位有轻微的洁癖。

虽炼器这活儿,和打铁是有区别的,但也少不了‘脏乱差’。

而每次炼器结束,岳思明都得给自己的炼器室收拾干净,否则他就浑身不自在。

可现在这里,收拾的太干净了!

“这是?”

莫成君刚想转头问问,就觉得脖颈一疼,脑袋一懵,忍不住向前踉跄几步。

啪!

清脆的声响在炼器师内回荡,莫成君扭头,一脸懵逼的看着岳思明,问:“岳兄,你为何打我?”

岳思明也是眨了眨眼,一脸问号:“你为什么不晕倒?”

四目相对,只一瞬间,眼神似乎已经交流了很多很多。

下一秒,两道身影都似触电一般向后退去,迅速拉开了距离。

一人一头,直至这炼器室的两端,这才停下。

不同的是,岳思明堵住了入口处,而莫成君只能抵墙而立。

身子站定,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脖颈,感受着皮肤上渐渐澹去的酥麻,一股子后怕却在心头升起。

这也就是他坚持不懈的锤炼体魄,否则,现在估计已经趴下了。

那就真,任人宰割了啊!

只是,他更好奇的是,为什么?

抬头,莫成君盯着岳思明,面目微沉:“我是没想到,堂堂炼器堂千机阁岳长老,居然会背后偷袭?”

岳思明则看着自己手掌,一脸的怀疑人生。

此时,他的左手已经迅速肿胀了起来,再感受着那深入骨髓的疼痛,他终于确定。

嗯,不是自己不用力,而是对方头太铁。

“我也没想到,堂堂星河剑宗的创法大师,以术法闻名于世的莫师,居然会有如此惊人的炼体成就。

着实是,着实是……”

想了半天,他才憋出了一个成语:“不务正业啊!”

莫成君毫不在意,反而洋洋自得:“要是没这底牌,你不就得逞了嘛?

只是,我就好奇了,我这人吧,要说与世无争是夸张了些,但讲‘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估计是没人反对的。

几乎就没与人结过多大仇怨,可为何就有人想害我?

还能驱使你放弃现在的一切,亲自出手?”

岳思明摇了摇头,居然很有耐心的解释:“我没想杀你,否则,刚刚用的就不是手掌,而是法宝了。

我们,只是慕名而来,想请莫师去我家做客,参详高妙法门而已。”

“你家?你家?!”

莫成君双眼微眯,又陡然睁开:“真没想到,你居然是外宗奸细?”

“可以这么说!”

他认了?

他认了!

他居然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认了!

莫成君不由自主的深吸了口气,头一次,他对于星河剑宗的安全系数有了怀疑。

“可问题是,你们的邀请手段,我真不喜欢!”

“事急从权,请莫师见谅。”

莫成君再问:“那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

岳思明笑了笑,笑容中展露出不属于散修出身,才能养出来的骄傲和自豪。

“补天门徒,莲花使者岳思明,给莫师见礼了。”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