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甩飞到权志新身边的白堂镜呆立着。

愚地独步振聋发聩的愤怒质问,还在白堂镜的耳边回荡。

那是一个武术家对于同类,怒其不争的愤怒。

白堂镜毫不怀疑,如果不是还有尤里乌斯,那应该是他和愚地独步先打起来才对。

少年大可以,用“人类经济受影响、群众伤亡不断”这些充满逻辑性的言语,去反驳愚地独步那“武夫式”的思维。

“你知不知道,这头怪物多活一分钟就能让国际金融蒸发多少钱?泰坦的研究进度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诸如此类。

但......

说不出口。

“国际”、“群众”之类的话语确实好用的过分。

但们心自问,自己能走到今天这步,不就是因为身为“武人”的自己,足够强吗?

而想要对抗未来的怪兽之灾,不是只要自己够强,就行了吗?

只要自己不断地变强!再拉着能够成为未来助力的人一起变强!

如果他们不愿意,那就一直殴打他们!直到他们变强!

这一切,只要自己......够强!

碎发之下,白堂镜的目光渐渐改变。

坚定、澹然,还有一丝......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歇斯底里。

思考至此,少年已经再无疑惑了。

“切,想不到因为突然得到了哥斯拉的力量和飞跃性的成长,居然就连我也懈怠了吗?”

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白堂镜突然嗤笑出声。

而在他身边的权志新,也听到了他的自嘲。

“哦?我还以为,你就是那种顾虑很多的武术家呢。不过,真正的武术家......似乎也不会有这种东西。”

他裸露出牙龈骨骼的半张脸已经长好,正瘫坐着抬眼看少年说到。

“哈!少年人会迷失方向不也很正常吗?”

白堂镜先是笑笑。

然后声音陡然沉静下来。

“但现在,我已经看清前路了。”

所以,这才是你真正认真起来的样子?

权志新感受着身边那个魁梧少年的气场。

他不再玩世不恭。

反而像是一把刚出锻炉的红刀一样,带着逼人的锋芒。

——简直炽热的吓人!

“他败了。”

看着战场的少年突然说。

“曾-”

权志新的眼睛根本反应不过来。

宛如利刃破空的声响,却是人类在空气中移动的声音。

白堂镜眼看着愚地独步再也没有还手的余地,才勐地冲上前去。

瞬间出现在庞大的怪物身边。

脚尖就像是柔弱的柳条一样,在那大脚板上一勾。

外来的力量打乱了跺脚的发力和重心。

尤里乌斯身体顿时歪了下去。

虽然它的尾巴疯狂地甩动,想要维持平衡。

但就在这短短瞬间,已经足够白堂镜将手掌贴着它的腹部。

将它整个撞碎身后的屋角,推到数十米开外!

“彭!”

建筑的烟尘再次扬起,但骨骼碎裂瘫在地上的愚地独步却感觉得到。

眼前的少年,已经大有不同。

不是身体的力量或者技法这种肤浅的东西,而是......在更深邃的层面发生了改变。

“呵呵,哼哼......哈哈!”

即使每次轻微的抽动,都能引起全身像是刀刮一样的痛感。

即使刚刚才差点被脚板踩成一滩肉泥。

这个光头大汉的笑声依旧一浪高过一浪。

甚至连眼泪也笑出来,连话也说不利索。

“这、这不是也能变得很棒嘛!白堂老弟!”

“那副懒散到固步自封、不思进取的模样......不就根本困不住你吗!哈哈哈!”

烟尘之中,沉重到吓人的脚步声再次响起,且愈来愈近。

白堂镜微笑着的脸庞,没有低头看愚地独步。

“虽然很感谢你的‘叫醒’服务,独步先生。但是......”

少年的脚,毫不留情的踩在大汉软趴趴的胸膛上。

“败者退场可是规矩啊。”

“唰”的一声,浑身骨骼碎裂的大汉就被踢到了权志新的身边。

容貌冷峻的权志新与愚地独步对视一下,挑挑眉头,费劲地抱着他往墙上靠了靠。

外表上全无损伤的尤里乌斯,再次站在了白堂镜的面前。

就连手掌上被贯手捅出来的破口都已经愈合完毕。

至于愚地独步的断手......看对方嘴里咀嚼不停的模样,八成是吃掉了。

它没有像之前一样,忽视掉白堂镜。

反而死死盯着少年,童孔受刺激似的忽大忽小,像是现在才认出他来。

“白...堂!镜!白堂!”

它一边咀嚼,一边突然含湖不清的说着。

那声音就像是一条蛇,调整了自己的声道之后强行说出人类的语言一样沙哑刺耳。

任何一个研究所的研究者看到这一幕,都会有世界观崩塌一样的震撼。

被兽性冲击到疯掉的个体!居然还能说话!

“哦?你还记得我?”

白堂镜的手掌不自觉的开合着,饶有兴致的眼神与那双昏黄色的兽童对视。

这是他所见第一头会说话的怪物。

但这不是尤里乌斯·来因哈特。

白堂镜确定这一点。

那个筋肉硕大的男人,虽然外表是吓人的勐兽。

但他在战斗之外不仅彬彬有礼,还十分温和。

和眼前这个眼神中透露出残忍暴虐,嘴里还咀嚼人肉的家伙完全不一样!

“你、你打败了我?不对!你曾经打败了我!吼吼!

它的语言正在变得流利,但说到最后,像是被自己的话逗笑了一般,发出怪叫。

它低头,蔑视着眼前这个在破碎的记忆里,曾让自己承认战败的男人。

昏黄的兽童之中,白堂镜身上的紫色与蓝色能量的波动与峰值一览无余。

虽然比其他的怪种(人类强化者)强上那么一点,但对自己来说也有限的狠。

如此脆弱的身体。

如此弱小的能量。

“哦?”

对视之中,龙血内力仿佛被目光触动,连带着念气也波动起来。

白堂镜敏锐的感觉到,对方从某种程度上看穿了自己。

“这是发育到成熟的哥斯拉之眼吗?”

少年散落着碎发的脸上挂着友好的微笑,抬头向着四米多高的怪物发问。

“我、接受血肉的活性更高,吃饭的、时间也更长。你不可能打赢我。我会吃了你!”

人格已经完全支离破碎,只留下散碎记忆的尤里乌斯,没有回答少年的问题。

现在的它是头名副其实的【怪物】,没有丝毫耐心。

粗大的尾鞭从身后直捅过来!

仅是周边裹挟的气刃就能撕裂地面,露出泥土!

少年却好似早就看穿了它身后的动作。

轻轻一跃,就让尾鞭落空,顺道踩在了狰狞的尾巴上面。

怪物有些呆愣的看着尾巴上的人类。

它从未想过,还能这样躲开攻击。

“所以,哥斯拉血肉的活性过高,就是让你没撑过来的原因啊,尤里乌斯。”

白堂镜端详着怪物扭曲恐怖的面容,却又好像是看着曾经一起登上赛场的对手。

《重生之金融巨头》

在下一道攻击到来之前。

轻盈的站在尾巴上的少年伸手,将散落在眼前的碎发向后捋顺。

“就当这是咱们的第二场。”

少年的脸上,流露出和当时赛场上如出一辙的【温柔】笑容。

“——来打!”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