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龙回到了马武山根据地,接到了司令员发来的电报,命令他和赵刚一起前往太岳军区司令部报到。

徐大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立刻就跟赵刚一起,乘坐运输机来到太行山根据地,然后去向司令员报到。

徐大龙原本以为是军区要召开什么紧急会议,等他和赵刚到了之后,才发现司令员就只让他和赵刚前来报到。

见到司令员之后,徐大龙和赵刚向他和参谋长立正、敬礼,致以问候。

司令员脸色阴沉,没有给他们二人还礼,甚至都不让他们两个坐下。

他说道:“徐大龙,实在是太过分了。你为什么跑到太原城去执行刺杀行动,你身为马武山地区的主要负责人,肩负着保卫根据地的重大职责,像这种基层指挥员以及普通战士去做的事情,为什么你要亲自去冒险?如果你出了问题,对于组织上是一个重大的损失,对于整个马武山抗日根据地的抗日武装和百姓,都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这样的后果有多严重,你想过没有?

你这是严重的无组织无纪律,今后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军区一定会严肃地进行处理。”

徐大龙从司令员的话语当中感受到了对自己浓浓的关爱,他虽然挨了一顿臭骂,却如沐春风,心中充满了感激,站在那里一声也不敢吭,任由司令员责罚。

谁知道司令员不再继续训斥他了,而把矛头指向了赵刚。

他说道:“赵刚,你这个郑委是怎么当的?徐大龙作为马武山根据地的主要负责人,擅离职守,去从事这些普通士兵去做的工作,你为什么不阻止?假如徐大龙真的出了事情,这个责任你负得了吗?

我看你这个郑委不合格,没有尽到你应有的职责,我代表军区对你进行严厉地批评,今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对你也要进行严肃地处理。”

赵刚被他训得心悦诚服,诚恳地说道:“对不起,司令员,这件事情的确是我这个郑委没有当好,今后我一定会起到监督的作用,督促大队长不再犯个人英雄主义的错误,让他坚守自己的岗位,担负起保卫发展壮大马武山根据地的责任。”

司令员看到赵刚的检讨十分诚恳,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赵刚,你的态度很好,我相信你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今后你监督徐大龙,如果他再有类似的行为,必须马上制止,同时向我报告。”

赵刚再次立正敬礼,大声说道:“司令员,我保证完成任务。”

司令员又转向了徐大龙,说道:“徐大龙,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没有?”

徐大龙感激地说道:“司令员,我知道错了,今后我一定以大局为重,不再犯个人英雄主义的错误,担负起自己应尽的职责。”

徐大龙表完态后,司令员十分满意,他换上了一副笑脸,让徐大龙和赵刚坐下,然后听徐大龙讲述太原之行的具体细节。

徐大龙虽然没有刻意夸张,只是轻描澹写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却听得司令员、参谋长、赵刚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司令员说道:“这次行动十分成功。你们的事前准备工作做得十分充分,对于敌情的判断十分精准,计划实施的时候,能够随机应变,坚决果断,可以说行动十分完美。”

徐大龙高兴地说道:“谢谢司令员的夸奖。”

参谋长笑道:“徐大龙,虽然司令员表扬了你,就连总部首长也发了通报,对你们进行表扬,可是你不能得意忘形,要把刚才司令员对你们的批评牢记在心,对自己的保证也一定要认真做到,明白吗?”

徐大龙说道:“参谋长请放心,我都记住了。”

接下来谈话的气氛十分轻松,司令员和参谋长还设宴款待了徐大龙和赵刚。

吃完饭后,司令员和参谋长继续跟徐大龙和赵刚谈话,对于接下来的反扫荡工作做了重要的指示。

徐大龙、赵刚辞别了司令员和参谋长,踏上了返回马武山根据地的归途。

在路上,赵刚笑道:“大队长,司令员可是批评了咱们,今后不允许你再像上次那样去冒险,否则的话别怪我向司令员汇报。”

徐大龙哈哈一笑,说道:“知道了,我的郑委,我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赵刚对徐大龙的话有些不太相信,他说道:“你跟李云龙那个家伙差不多,就喜欢冒险,而且不听人劝。想想都让人头疼。好在我如今有了司令员给的尚方宝剑,以后你就不要再跟我提去冒险的事情了,否则的话,我可要对你实施监督的权力。”

回到了根据地之后,李云龙和孔捷就找上门了。

他们听说徐大龙和赵刚去了太岳军区司令部,以为他们去领受什么战斗任务,因此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李云龙问道:“大龙兄弟,老赵,司令员给了咱们什么任务?”

赵刚笑道:“这次去军区,大队长没有领到什么任务,只是挨了一顿批,司令员倒是布置给了我一项任务。”

李云龙和孔捷听得云里雾里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追问赵刚。

赵刚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之后,李云龙和孔捷都听得哈哈大笑。

赵刚说道:“老李,你可别笑,司令员虽然让我监督大队长,可是你老李跟大队长爱犯同样的错误,甚至比他还要严重。你今后也要少冒险,否则的话别怪我这个老战友对你不客气。”

李云龙笑道:“知道啦,我的大郑委,都听你的还不行吗?我今后就当个乖孩子,你说咋办就咋办。”

孔捷笑道:“老李,你这个家伙就没一句实话。赵郑委,你别信他的,以后就盯着这家伙,别让他惹出乱子来。”

李云龙一听就不干了,瞪着眼睛说道:“孔二愣子,我怎么惹着你了,说话夹枪带棒的,啥意思?”

孔捷说道:“老李,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赖人,这么说都是为你好。你多听咱们赵郑委的,少冒险,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李云龙说道:“孔二愣子,你小子别再装孙子了,哪一次打仗你小子不也是冲在前面,还好意思说我。”

众人开了一阵玩笑之后,徐大龙说道:“这一次太原之行虽然给了小鬼子一些打击,可是并没有能够阻止日军进行军事部署。日军的大举进攻很快就要开始了,咱们还是要做好准备才行。”

李云龙有些兴奋地说道:“新一旅早已经准备好了,我盼望着小鬼子们赶紧来才好呢。”

孔捷也说道:“是啊,我们新二旅也早都做好了准备,前沿阵地上就连射击诸元都已经做了标记,就等着小鬼子们前来送死了。”

谈到这里,徐大龙索性就让人叫来了王利民和楚云飞,一同讨论反扫荡作战方案。

众人经过商量,认为日军的大举进攻就在眼前,暂时停止主动出击,根据日军调动的情况,再做打算。当务之急是要继续加强以莞城县城为中心的防御圈,采取节节防御的态势来消耗日军。必要的时候可以放弃巨马县城、东乡县城、新河县城以及荫平县城和平安县城,集中主力防御莞城县城。

相信到这个时候,日军也已经经过了大量地消耗,锐气逐渐消失。与此同时,魏和尚的特战中队和孙德胜的骑兵大队在外线机动作战,里应外合,切断日军的补给线,加速日军士气的低落,为反攻做准备。

到时候根据战场上的情况,选择敌军兵力薄弱的部位,发动反击,歼其一部,粉碎敌军的扫荡。

计划制定下来之后,各部都开始回去准备。

这天下午,赵刚来找徐大龙,上级派来的调研组明天就要离开马武山根据地了,赵刚打算举办一个欢送晚宴,并且在晚宴后举办一个舞会,来欢送调研小组。

调研小组是专程从陕北来的,他们先到了总部,然后由总部的一名组织干事陪同来到了马武山根据地。

由于徐大龙前往太原,全程都是由赵刚负责接待的,赵刚陪着他们参观了根据地。

大战将至,为了保证调研小组的安全,总部就要求调研小组结束调研工作返回总部,然后由总部派人护送返回陕北。

徐大龙对赵刚的工作是百分之百支持,因此赵刚的安排他完全赞成。

为了表现他对调研小组的尊重,决定今天晚上和赵刚以及马武山根据地主要的干部们,一起参加为调研小组举办的欢送会。

在欢送会上,徐大龙对于自己在太原执行任务,没有能够陪同调研小组进行参观表示了歉意,陪同调研小组来的总部的组织干事,对徐大龙的态度表示了赞赏。

调研小组的组长名叫王怀明,二十六七岁年纪,戴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他的态度却有些不冷不热,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

徐大龙也没有在意这些,还以为王怀明身体不舒服,关切地询问了他,说要找医生帮他检查一下,也被王怀明给谢绝了。

欢送晚宴过后,在游击队司令部的礼堂举办了舞会。参加舞会的除了马武山根据地的各级领导,楚云飞和方立功等人也都参加了舞会。

为了烘托气氛,楚韵儿、林雪莹、苏晓燕、李依云以及根据地各级机关的很多的女兵,也都参加了舞会。

总部来的组织干事郭云路看到马武山根据地有这么多漂亮的女兵,十分羡慕。

调研小组长王怀明的目光闪烁不定,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舞会开始之后,为了表示对客人的尊重,赵刚首先安排根据地的女兵们与客人们共舞。

林雪莹与王怀明一起跳舞,李依云陪同郭云路,苏晓燕等人分别陪同调研小组的其他人员。

一支舞曲过后,众人稍事休息。等到第二支舞曲起来的时候,林雪莹正要跟徐大龙跳舞,王怀明又找了过来,邀请林雪莹与他再次共舞。

出于礼貌,林雪莹又与他跳了一曲。

到了第三支舞曲的时候,王怀明又来找林雪莹,林雪莹很有礼貌地拒绝了他,然后与徐大龙共舞了一曲。

王怀明有些尴尬,坐在那里眼睛使劲地眨巴,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楚韵儿早就等着急了,等到舞曲再次响起的时候,她就来到了徐大龙的跟前,邀请他共舞一曲。

若论跳舞,徐大龙和楚韵儿配合得最为默契,当初在二战区长官部的时候,两个人就用舞蹈战胜了楚韵儿的追求者。

根据地的领导们都见过徐大龙和楚韵儿跳舞,每一次都十分欣赏,因此二人一上场,他们就自觉地闪在了一旁,将舞池的中心位置让了出来。

徐大龙并不想在这样的场合卖弄舞姿,然而楚韵儿很有艺术范,到了这样的场合,自然而然的十分投入,因此发挥得十分出色,徐大龙也只好尽量配合她,两个人的舞蹈美仑美奂,赢得了众人的一致喝彩和热烈的掌声。

没有人注意到,王怀明的眼睛里闪烁着阴冷的目光。

赵刚是根据地里文化程度最高的人之一,在燕京大学的时候,学会了跳舞。他一表人才,举手投足给人以儒雅大气的感觉。

李依云从小接受过良好的教育,琴棋书画、音乐舞蹈样样精通。她长相秀美,身材曼妙,又有着独特的贵族气质,她和赵刚的舞姿同样赢得了众人赞赏。

众人同样为他们二人优美的舞姿,报以热烈的掌声。人们都没有注意到,王怀明脸色变得惨白。

第二天一早徐大龙、赵刚以及根据地的领导干部们,一起来到了机场,欢送调研小组前往总部。

接下来的日子,徐大龙等人全力备战。一份份情报从各个渠道传来,日军正在抓紧进行扫荡的部署,敌情越来越严重,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正在这时,从西北方向发给了总部一封电报。电报上指明要求徐大龙调任抗日军政大学,去担任步兵战术教员。

总部首长看完了电报,马上就不干了。他不满地说道:“搞什么名堂,大战在即,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把徐大龙调走呢?”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