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知道吗,那些姑娘家真的好别扭啊!一个个讲话都是细声细气的,走路都是小碎步,看人也不敢抬头正眼看,买个东西还得非得跟着自己娘让长辈还价。多不爽快呀!”

“姐姐,你说我爹为什么非得让我嫁到京城哦?其实我嫁到北境的人家不好吗?或者我留家里招婿也行啊!”

“我家可就只有我一个闺女,嫁那么远他想我了怎么办呀?我想我爹了怎么办呀,以后我要是被人欺负了都找不着爹。”

“姐姐姐姐,我在北境生活可开心了!嗯,每天也不用绣花做女红,就跟着我爹习武呢。只是我爹说我没有悟性只会几下花拳绣腿,一点用也没有。

唉,姜还是老的辣,我果然真是没用。但是我会做生意哦,家里的开销,我爹那点俸禄根本不够用。

我爹他除了喜欢喝酒、养我,还要孝敬我那在老家的爷奶,还要接济那些残疾的同袍,实在是太拮据了,所以我长大后就开始坐些小生意,现在可都是我管着家里的开销呢!”

“姐姐姐姐,京城的女孩子是不是都像姐姐你这么漂亮呀。我觉得我在京城肯定嫁不出去,京城的少爷公子们肯定喜欢像姐姐这样漂亮白静又有书卷气的美女子,像我这种大大咧咧皮肤又黑还喜欢我打架,只会做生意的肯定会被嫌弃的。”

……

王君瑶只是偶尔搭上一句,或嗯嗯啊啊几句,这姑娘就直接说个不停了。

姑娘真是太呱噪了,王君瑶非常后悔自己将她带回房间来休息。

而令王君瑶十分惋惜的那桶热水早就没了热气,只得再花些银子让小二给换上一桶。

在王君瑶的催促下,张品竹洗漱了一番又用了一些特地给她点的饭食后,终于情绪稳定些上床休息了。

王君瑶没有和人挤一张床的习惯,照样打坐代替睡觉。

从这姑娘的言行中可以推测,她是不知道自已被当成信差给将军府送了一封至关重要的信件。

所以说,王家这运气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因为有战事,朝廷的库房吃紧,刚好王家犯了这可大可小的错被当真泄愤的工具,所以皇帝才想着杀猪。

如今提早发现问题之所在,这场仗估计还是得打,但是王家还会被抄家吗?

这一世自己早早死遁离开了王家,就免去王家将庶女替嫁到六王子府的事实。

若是王家能忍得住,一直将嫡女变庶女,那逃掉欺君之罪也不是不可能,关键是不能出现猪队友。

王君瑶不敢肯定原身对这样的走向会不会满意,但是原身的愿望就是想离开王家,明面上应该是错不了的。

行,先看着事态的发展吧。

第二日清晨。

王君瑶就带着张品竹,还有两个新收的仆人一同出现在车马行。

租了一辆看着还算新的马车,由高壮男大壮和六子两人轮流赶车一行四人便往京城出发。

这次相当顺利路上并没有出什么纰漏,只半天功夫就来到将军府。

王君瑶看将军府的人出来接张品竹三人进府,并没有跟着进去的意思,便告辞离开。

张品竹虽然不舍,但将军府也不是她家,也只能依依惜别期待下次可以再聚首。

又回到了京城,原身的情绪又开始活跃,这丫竟然在高兴?

王君瑶无语,说好的远离王家呢?

不对,老祖回想原身的愿望是:离开王家,要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着王珺雅作死,看着王家败家;不要再嫁给六王子。

石化,不是吧?

马上将水镜屏幕调出来看看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记忆出错了,怎么可以这样奇葩。

离开了,却不想报复别人。

可以的。

赞原身一句:好一朵真白莲!顾念血缘亲情情有可原。

但既然已经一拍两散了不去享受自己的人生,还要作为旁观者看着人家干啥?旁观者等于偷窥者啊!

有这时间精力何不好好学些谋生手段不好吗?到处走走长点见识的同时开阔心境不好吗?

非得跟自己过不去浪费时间盯着仇人?是仇人吧?

可是原身的情绪就是相当的执拗,不走,就是不要离开。

她要看王珺雅受煎熬,不好过。要看王家败家。

行,客户是上帝。

原身的愿望,满足她。

王君瑶干脆决定晚点先在京城找个地方住下来,就当看狗血肥皂剧吧。

王君瑶对张品竹这姑娘的发展也有些兴趣,她看三人进了将军府后便隐去气息一同跟进了将军府。

收敛住气息王珺雅就如同一颗树,一株草,一块石头,或者成了别人旁边一个面容模糊的同伴……此刻她在将军府随意走动却无一人注意到。

她看到张品竹与那大壮、六子分开,她跟着张品竹进了内院。

接待张品竹的是将军府的当家夫人,也就是王珺雅的婆婆安木易的亲娘。

当将军夫人接过那小木匣时,心头一跳。

自己的夫君曾跟自己说过,如果看到这种制式的小木匣,那夹层里边必有密函。此密函一定要想尽办法交到皇帝的手中,当然要连同木匣子一起不可私自打开。

将军夫人若有所思盯着张品竹。

这个张姑娘虽然皮肤黑了点,但是五官倒是精致,特别是一双大眼特别精神清澈让人一眼望到底。

被自己这么看着有几分不自在,也许还脸红了可惜看不太出来,只能从那忽闪忽闪的大眼还有紧紧攥着衣服下摆的手看出她的紧张。

倒是和自家二儿媳妇完全不一样。

将军夫人又想到昨天儿子回来跟自己说来儿媳家的事,一阵烦躁。

看来这个儿媳妇也不是个省心的,回个门竟然还会闹出人命,死的还是她的嫡妹。

更加荒唐的是为了救落水的儿媳,这这都是什么事儿?

儿子回来报个信马上又回了岳家,看来对‘王君瑶’是真的上心了。

将军夫人压下心里的烦躁取出张品竹捎回来的家信。

家信内容平常,匆匆过了一遍。

明面上问了家中好报了平安,提到了安木易的婚事很遗憾没能赶回来。

然后提了张品竹,这姑娘的爹在战场上救了自己一命,便允了这位部下一件事情。

然后张品竹的爹所求就是将自己唯一的女儿送到京城,让她嫁到京城的富贵人家,做一个贤妻良母。

安将军直言本来自己是挺看中这个小姑娘的,可惜家中的子侄辈的都成亲了,便劳烦自己夫人为小姑年谋划谋划,寻一门好亲事。

若是成了让夫人给姑娘添一份嫁妆云云。

木匣子中又有一些张品竹的资料、嫁妆单子之类的。

将军夫人将它们全都取了出来,小木匣成了空壳。

看着长长嫁妆单子,将军夫人也不由感叹这张姑娘的爹真是个疼闺女的,这么多的嫁妆,比起自己媳妇也不遑多让了,北境的钱竟然这么好挣的吗?

还是这姑娘家也是北境那边了不得的高门大族?

可丈夫并没有细说,将军夫人有些头疼,该给这丫头寻摸一份什么样的婚事呢?自己家也没有闺女从没操心过女儿婚事的将军夫人有点麻爪了。

将军真是的,自己看中人家姑娘早点和家里通气啊,现在二儿都已经成婚再将人送来有什么用?

只得先将姑娘安排好住所,让自己的大儿媳妇来陪陪这小丫头,可千万不能让人怠慢了自家夫君的救命恩人的闺女儿。

一夜无话,第二日天亮将军夫人找了个借口给宫里递了牌子,顺利的见到了皇后,又在皇后的坤宁宫又见到了皇帝,便将那小木匣直接呈给了皇帝。

将军夫人自然是不知道木匣里藏了什么,但见皇帝非常熟练的将木匣子的隔层打开,并从中取出厚厚的一封信。

看到最后皇帝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来了一句“岂有此理!”

龙颜大怒,吓得将军夫人有些不知所措。

皇帝这才想起这里可不是朝堂上,面对自己的也不是那些老奸巨猾的大臣,而是将军府的家眷。

人家冒着生命危险给自己送来密函,当赏!

于是吩咐皇后一定要大赏将军夫人后,便匆匆离去召心腹大臣,商量对策去了。

王君瑶一路跟随并没进皇宫,但是她的神识现在做能监测的范围已经达到了方圆五十里。

坤宁宫中发生的一切,她看清楚了。这应该是有所防范了吧,至于名单中的人物,会不会被皇帝一下子给端掉,那还是个未知数。

接下来三天王君瑶干脆在皇宫找了一个地方猫着,就盯着皇帝,看他有没有生出吃下王家的心思。

上朝了,她就躲在朝堂的哪个角落,听着皇帝与这些大臣们的扯皮。下朝后,皇帝就会招自己的几个心腹大臣,去御书房接着商量对策。

名单到底被交给了心腹大臣,交代寻出名单上人物迅速抓捕,争取一网打尽。

王君瑶看了皇帝三天,这个皇帝甚是勤勉执行力也真的不错,并没有浑浑噩噩啊。

他上辈子那般对待王家,一方面可能是因为觉得王家亏待了自己的儿子,再一方面是真的资金吃紧需要一笔钱财扭转乾坤。

罢罢罢,这次王家好像真的逃过一劫了。

王君瑶有些意兴阑珊,其实她必须承认,她真的非常想看看王家倒霉的样子。

只怕短时间内看不到了,现在又回到了京城,原身不想离开那干脆住上一段时间看看事态的发展吧。

王君瑶不再盯着旁人,开始认认真真考虑起做点什么营生,将来原身回来也能够随时接手。

在此之前必须将住的地方安排好。

从王家带出来的大多都是银票,银子,要不就是南边的庄子之类的,京城这边的产业什么的一样全无,哪怕有暂时也用不了。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 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老祖她靠快穿修仙成神更新,第五十六章 又见庶女11免费阅读。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