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隐卫退下与另一位隐卫擦肩而过。

“参见皇上。”

北黎帝摆手。

“皇上长阳王府派出的隐卫出了京城地界,便一路往东,路过丰盛镇又折返回来,前去北方了。”隐卫回禀刚传回来的消息。

去北方?

北黎帝眉头紧皱,北方灾情得到控制,长阳王府的人去北方绝对不可能是去赈灾。

北方之地的官员没多少是握着兵权的,边境守卫掌握一些兵权,那人是他信得过的人,北方的边境人烟稀少,只有几万士兵驻守。

而且边境到北黎远之又远。

长阳心中起了心思,绝对不会选择去北地。

“传信过去,务必将长阳王府的隐卫死死盯住,一举一动朕都要知道。”北黎帝对长阳王府不信任了,即便他们的人去北帝,他也觉得事不那么简单。

有些时候,往往最不可能的事情,才最容易忽视。

隐卫退下,宫殿恢复安静。

北黎帝揉着脑袋,目光落在桌案上,奏折一堆,几乎都是诉说京城混乱,人心惶惶。

京城从未涌入这么多人,现在想要关闭城门已经晚了,只能调动军大营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看守。

文人尚能解决,犯难的是江湖人。

江湖野人不惧权势,乱起来不容小视。

江湖人聚集为了蓬莱仙山之物,向明侯那群人既能用凤岭角将江湖人聚集,他又何尝不能用蓬莱仙山将江湖人收拢呢。

叶千宁——

北黎帝想到那一抹绝色之姿,心中又痒又恨,入京多日,他还未找到理由单独见她。

“哎。”

北黎帝叹息,赏花宴乱的成一团,牵扯多名官家千金,那些官员至今还在上奏。

经过上次入宫之后,向明侯也表示无事不会让自家女儿入宫。

“来人,传四王爷觐见。”

——

半日过去,整个京城都知道侍郎府被雷劈的事,也知道了侍郎府谋害张夫子的事,震惊之后便是愤怒,纷纷表示侍郎府做恶上天都看不过,降天雷了。

一时间所有人对天神更加敬畏了,为了表达对上天的敬意,很多人带着纸钱和香火在侍郎府门前烧,一边拜神,天将正义,烧尽小人。

一边祭奠张夫子,完事不忘咒骂侍郎府活该遭天谴,不作人事。

侍郎府的人都很蒙,一夜惊吓不说,名声也彻底臭了。

李靕听到张夫子的事被传开,回头狠狠瞪向李肃。

李肃双重打击下吓的不轻,下意识抬头迎上李靕的目光,害怕的往她娘身后躲。

“孽障。”李靕怒骂。

他费了好大劲才说服者张夫子来给他授课,谁能想到他竟失手将人给弄死了。

李肃抱着他娘的胳膊又缩了缩。

“老爷,此事又不能完全怪肃儿,他只是失手,谁能想到张夫子会磕到石头上,说到底是张夫子运气不好。”李夫人心疼儿子。

李肃转眸又瞪向她:“你给我闭嘴,都是你将他惯的无法无天。”

“怎么能怪我?你若不将张夫子请来,夫子怎会和小叔子起了冲突,肃儿还不是为了帮他叔叔。”李夫人反驳。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