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来到地府的鬼魂被称作中阴期。

也就是所谓的头七。

鬼魂会在五方鬼帝下设城隍庙的看护下度过这七天。

而头七之后便会经历十殿阎罗的审判。

李牧寒和夏玥因为有了谢承天的书信,再加上二人阳寿未尽,所以他们可以跳过头七,直接由差役带往十殿阎罗的第一站。

秦广王殿。

“请二位上车吧。”

差役将二人领至一辆黑色灵车边,为二人开了车门后自己便上了驾驶位。

“真不吉利。”李牧寒吐槽了一句,然后钻进了后座,夏玥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上车之后居然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路李牧寒注意到,车辆一开始还行驶在罗浮山下的城镇之中,但很快就仿佛踏入了幽冥,四周的环境越来越深邃,没有了恶魔感知的他什么也看不见。

在这里,仿佛时间已经没有了意义,也不知道开了多久,李牧寒都感觉有些疲倦后,车辆总算是停在了一处阴森的大殿前方。

而四周竟然是一片黑色的汪洋大海,那大殿竟然是硬生生将海面分开,立于海底,看上去无比诡异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壮观。

而在这片海域之上,还耸立着一块沃礁石。

据《玉历宝钞》记载:鬼判殿,居大海沃礁石外正西黄泉黑路。

这里也理所当然是十殿阎王的第一殿,同时也是人死之后要经历的第一道鬼门关。

“到了,这儿便是秦广王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李牧寒觉得这差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生分。

和之前的热情完全不同。

来不及细想,车门便被人狠狠地拽开。

两名身穿明光铠的鬼差怒气冲冲地瞪视着车内的二人。

“不要担心,二位,这两位是秦广王殿的门神,生得凶悍但生前都是忠勇之士。”

鬼差冷冷的给李牧寒解释。

“下车。”

一名门神冰冷的开口了。

刚刚下车,那灵车便立刻掉头离开,完全没有要交代一下的意思。

“跟我来。”

另一名门神领着李牧寒和夏玥进入到了那大殿之中。

殿内透射出了一股阴森的光芒,却不见火焰,只有幽幽冥光,照亮了整个空间。

进殿右手边一座石台上摆放着一面镜子,这镜子看似古朴的铜镜,但却隐隐散发出了无比阴森之息,就连夏玥也不想再看第二眼,一直缩在李牧寒的身后。

进殿之后,李牧寒便看得那大殿台阶之上端坐一人,此人身高足有三米,身形魁梧,身着黑色长袍,头戴玉冠,一双怒目瞪视着台阶之下的二人,让李牧寒看得有些后脊背发凉。

“我的老天爷,影视作品还是保守了,这就是阎王爷啊。”

李牧寒吐槽了一句,而后便听得秦广王一抬手,以如雷贯耳之音喊道:“台下游魂,既见本王,何不跪拜。”

如是一般游魂,听得此言必然五体投地匍匐其台阶之下。

但李牧寒和夏玥又不是来接受审判的。

所以他并未行跪拜之礼,反而是从怀中取出了谢承天亲笔写下的书信。

“我受罗浮山城隍爷相邀,这是谢老爷的亲笔书信,还有他的玉佩为证。”

秦广王豹目一瞪,随即挥了挥手,一名鬼差走到李牧寒身前,将信件与玉佩一并接过,交到了秦广王的案台之上。

就见他只看了一眼便哈哈大笑起来。

“谢承天说你一生无过,乃是上善之人,如此巧言令色之下,本王如何信服!”

“不是,大哥,不对,大爷,我并没有让你来审判我,我真是来办事的,就是走个流程。”

“胡闹!”

秦广王拍案而起,霎时之间大殿颤动,黑色的还是开始翻涌。

“你将这地府当做什么了?!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之地吗?!”

的得得。

谢承天面子不够。

“阎王爷,您息怒,咱其实是特管局的,下来也是因为公干,要面见酆都大帝,还请行个......”

“一派胡言!!”

没想到这秦广王听到特管局的名号之后更是愤怒至极。

“你说你是人间特管局的人,那你的通冥信物呢?!特管局从来不会擅自进入地府,皆是由我等拘魂使来到人界将其带入地府,你一没信物,二没引路人!你敢说你是特管局的人!?”

这几个问题把李牧寒整懵了。

自己完全没听说过这些流程啊。

“赏善司何在!”

没有再听李牧寒的辩解,秦广王大手一挥,一名气宇轩昂的男人捧着一本簿子走了出来。

“李牧寒!”

男人怒喝一声,整个大殿都肃然安静了下来。

“上前来!”

夏玥有些火了。

“罗里吧嗦的,说的话也听不懂,而且态度这么恶劣,你再吼一句试试。”

她挡在了李牧寒的身前。

而此时李牧寒反而是很冷静,他陷入了沉思,看着秦广王与那赏善司的判官,以及他们这样的态度,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

随后他抬头看着判官问道:“判官大人,我想问一个问题。”

“你有任何冤屈,且到阎罗殿再行诉说!”

判官怒喝道。

“不,我没有冤屈,我只想问您,这生死簿上,是否真的有我和夏玥的名字。”

整个大殿瞬间陷入了沉寂。

李牧寒感觉到了空气之中仿佛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气息在飘动着。

“自然。”

判官沉声说道。

果然......

李牧寒点了点头,而后对夏玥说道。

“夏玥,听他的,不要乱来。”

“可是......”

李牧寒轻轻捏了捏夏玥的手。

而后走到了那判官面前。

“李牧寒!你下犯五桩小罪,上犯三桩大罪,可否需要我一一道来!。”

“您请说。”李牧寒淡淡的说道。

“其一罪,你擅自阻绝生物繁衍本能,所犯罪行二十三起,你可认罪!”

“......啥玩意儿?等等,我要和你解释一下,我带流浪猫去绝育之后都是给他们找到了主人的,还有,科学研究显示,绝育可以......”

“勿要狡辩!!”

李牧寒双手叉腰,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行吧,我认。”

“其二罪,你好勇斗狠,为了女色,数次打伤同窗且内心毫无悔过之意,你可认罪!”

“一鸭梨!我反对!你听我解释,判官大人,这件事纯属胡扯!我那是好勇斗狠吗!我那是在帮女同学解围,我.......”

“那些是你的女人吗?!”

“不是啊。”

“不是你为何要帮!反驳无效!”

嘿!他娘的!

李牧寒强压下心中火气,又点了点头:“行吧,我认。”

“其三罪!你满口谎言!对自己的女人更是阳奉阴违!前脚说去开会!后脚就出去打游戏,可有此事!?”

“......我反对!这件事当事人都不介意!我们已经达成和解了!”

李牧寒赶紧把夏玥拽过来。

“夏玥,你是不是不介意了?”

“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介意的.....”

夏玥小声说道。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